新疆3名戰士運送油料,遭遇20多隻野狼圍攻,命懸一線

2024年4月8日 9点热度 0人点赞

1968年,正值邊境緊張萬分的關鍵時期。部隊派出張大勇、王建軍和孫小亮三名軍人,前往新疆某地質勘查隊執行緊急任務,運送急需的柴油物資。

三人駕駛一輛越野卡車,載滿了汽油,開始了艱險的跋涉。他們必須穿越一片被稱為"狼巷子"的偏僻沙漠地帶,這里不但地勢崎嶇,而且還常有狼群出沒,極為危險。

"你們可得小心點兒,那片地方狼太多了,可別讓它們給我們惹麻煩。"張大勇認真叮囑道。

"放心吧班長,有我們在,怎麼可能出什麼事!"年輕的王建軍自信滿滿地說。孫小亮點點頭,眼神中也透着一股子英勇,仿佛早已做好了迎接任何挑戰的准備。

三人載着寶貴的汽油緩緩駛入了這片深邃的沙漠之中。大路蜿蜒曲折,一邊是滾滾黃沙,一邊是參差不齊的荒山峭壁,偶爾還能瞥見遠處山顛掠過幾個模糊的黑影 - 那或許就是狼群吧。

終於,當天快要天黑的時候,他們抵達了"狼巷子"。突然,前方出現了一棵粗壯的倒木,擋住了去路。

"糟了,怎麼回事?!"張大勇一腳踩住剎車,三人迅速下車查看。

"好大一棵樹啊,我們得想辦法把它移開。"孫小亮蹲下身仔細觀察着樹干,思索着應對之策。

"我先去車上找根繩子,咱們把它捆起來拽走。"王建軍急忙返回車廂。

就在三人全神貫注於搬開障礙的時候,王建軍突然驚呼一聲:"狼!我看到狼了!"

張大勇急忙舉起望遠鏡朝遠處看去,只見數十雙綠瑩瑩的眼睛正在黑暗中閃爍。

"不止一隻,是一整群狼!快,大家上車!"張大勇厲聲喊道。

三人慌忙跳上車廂,剛剛發動引擎,只見一隻狼已經撲了上來,狠狠地撞擊車窗。

"開車!快開車!"孫小亮焦急地大喊。張大勇猛打方向盤,汽車顛簸着向前沖去,後視鏡中,狼群正瘋狂地跟在後面。

"媽的,這幫狼太兇了!你們小心點兒,它們隨時可能撲上來!"張大勇一邊開車一邊提醒道。只見車廂上,狼群瘋狂地撲騰,試圖攀上車廂。

王建軍抓起車廂里的一個鐵棍,猛地揮舞起來,把正欲爬上來的狼狠狠地打了下去。孫小亮也緊跟着拿起另一根棍子加入戰斗。

"給我打,別讓它們上來!"他們邊打邊吼,狼群發出一陣陣淒厲的嚎叫,但仍然紋絲不退。

"這下可麻煩了,子彈不夠用了。我們得想個辦法趕走它們!"張大勇緊張地說。

"排長,要不要我來開車?"王建軍喊道,"你們留在車廂上打!"

"好,你小心點兒!"張大勇說着一個急轉彎,將車停了下來。王建軍迅速上了駕駛座,踩下油門,汽車疾馳而去。

張大勇和孫小亮拿着棍子在車廂上奮力擊打,努力阻擋狼群的攻擊。可狼群仍在瘋狂地咬齧、抓撓車身,發出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聲。

"再這麼打下去可不行,得想個更有效的辦法!"張大勇心急如焚。就在此時,他看到車廂里丟棄的一個酒瓶,頓時靈機一動。

"孫兵,你拿着這個酒瓶,等我點燃它!"他一邊說一邊從車廂里找來打火機。

孫小亮會意地接過酒瓶,只見張大勇用打火機迅速點燃了瓶口的布條。"快,朝它們扔過去!"張大勇喊道。

酒瓶在空中劃出一道火焰,砸在最前方的一隻狼身上,瞬間冒出滾滾濃煙。那隻狼發出淒厲的慘叫,拚命地在地上打滾。緊跟其後的狼群也被熊熊的火焰嚇退了。

"走,趕緊離開這里!"張大勇急忙朝王建軍叫道。王建軍猛踩油門,汽車飛馳而去,終於甩開了狼群的追擊。

天色完全黑下來,汽車在荒涼的沙漠裡駛進了一片黑暗。突然,車身一個劇烈的顛簸,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

"糟了,車陷進泥坑裡了!"王建軍驚呼。三人迅速下車察看,只見後輪幾乎完全陷入了泥濘之中,再也動彈不得了。

"該死,這可怎麼辦?要是被困在這里,狼群又來了怎麼辦?"孫小亮焦急地說。

"冷靜,我們得想辦法先把車弄出來。你們兩個去找些石頭,我來開車!"張大勇沉着地指揮道。

王建軍和孫小亮趕緊四處搜尋,拚命搬運起沙土和碎石頭。張大勇則一邊操縱方向盤,一邊猛踩油門,試圖讓車輪擺脫泥潭。

終於,在他們艱苦卓絕的努力下,車輪終於重新找到了支撐點,緩緩地脫離了泥潭。可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陣淒厲的狼嚎聲。

"糟了,它們來了!"王建軍驚恐地叫道。只見在黑暗中,一雙雙綠瑩瑩的眼睛正迅速逼近。

"快上車,我們得趕在它們到來之前離開這里!"張大勇急忙打開車門。三人連忙跳上車廂,張大勇猛踩油門,汽車一路狂奔。

可是,後面的狼群仿佛聞到了獵物的氣息,越追越近,發出陣陣震耳欲聾的嚎叫。孫小亮和王建軍再次拿起手中的棍子,做好了迎戰的准備。

"子彈用光了,我們靠這些棍子怎麼打得過那麼多狼?"王建軍擔憂地說。

"別怕,只要我們團結一致,就一定能打敗它們!"張大勇堅定地說。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對兩個戰友說:"你們在這里固守,我去拿些汽油罐!"

說完,張大勇迅速跳下車,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了車廂里的汽油罐。他沿着車輪周圍澆灌了一圈,又從車上取下一根乾草繩,一頭系在瓶口,另一頭擦着地面拖拽着。

"你們點火!"張大勇一邊喊一邊快步回到車廂。

孫小亮和王建軍會意,迅速拿起打火機,將那根繩子點燃。頓時,一條火舌舔舐着汽油,迅速蔓延開來,在黑暗中劃出一道刺目的火光。

"來吧,狼崽子們!"張大勇高聲呼喊,揮舞着棍子迎接兇猛的狼群。

只見那些狼一個個被熊熊燃燒的火勢嚇退,發出淒厲的嚎叫,四處逃竄。張大勇不依不饒地追擊,火勢越燒越旺,照亮了整個狼群的蹤跡。

孫小亮和王建軍也加入了戰斗,他們拚命揮舞着手中的棍子,狠狠地砸向那些膽敢靠近的狼。一時間,火光和狼嚎聲交織在一起,仿佛地獄般的景象。

終於,在焦黑的夜色中,狼群漸漸散去,消失在黑暗中。三人互相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慶幸。

"走,趁現在趕快離開這里!"張大勇迅速上車,王建軍和孫小亮也緊跟其後。

汽車再次啟動,在火光中快速逃離。就在他們拚死逃離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是狼群!它們又追來了!"王建軍焦急地說。

"不要停下,一鼓作氣地開出去!"張大勇大聲喊道。

三人繃緊神經,緊盯着前方的道路。終於,隨着天邊泛起魚肚白,汽車終於駛離了這片噩夢般的"狼巷子"。

汽車穩穩當當地駛進了地質勘查隊的營地。張大勇、王建軍和孫小亮三個疲憊不堪的身影從車上跳下,向等候在外的戰友們走去。

"太感謝了,這批油料對我們來說可是太寶貴了。"考察隊長激動地握住他們的手,不時夸贊着他們的英勇行為。

"哪裡,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張大勇謙遜地說,"只是遇到了些麻煩,不過我們最終還是安全抵達了。"

"是啊,那些狼實在是太兇猛了,差點兒害我們喪命!"王建軍忍不住感慨道。

"但你們表現得太棒了,尤其是班長你,真是英勇無畏!要不是你臨危不亂,我們也難逃魔掌。"孫小亮由衷地贊揚着。

張大勇微微一笑,"那都是我們軍人應盡的職責。不過,能順利完成任務,確實多虧了你們兩個小兄弟的鼎力相助。"

三人相視而笑,英雄的事跡必將在新疆軍人中廣為流傳。這一夜的驚心動魄經歷,定會成為他們一生最珍貴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