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黑奴的悲慘人生:不僅遭男主人的折磨,還要被當繁衍工具圈養

2024年4月18日 7点热度 0人点赞

黑奴貿易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污點,從15世紀中期開始到1862奴隸制的廢除,黑奴貿易長達400年。黑暗血腥的黑奴貿易導致非洲大陸的人口少了一億多。

在那個時候,黑奴們根本沒有人權可言,他們被當作機器一樣地天天從事體力勞動,而女黑奴更是被男主人當作了繁衍工具圈養,飽受折磨

美國就有歷史資料明確地記載了令人發指的白人對黑奴的性虐待。那些長相漂亮的女黑奴會被召集起來通過性愛派對來招待奴隸主的朋友們,這在當時已經成為了一種風俗。

在這種操作下,許多的女黑奴生出了許多的混血私生子。即使生了孩子,她們還是白人眼中低賤的黑奴,而她們所生下的孩子還會成為奴隸主的私人物品被隨意販賣。

女黑奴愛麗絲生活在阿拉巴馬州的一個叫哈里森的莊園。她有個冷酷無情的主人叫哈里森。哈里森樂於舉辦一些盛大的晚宴。而愛麗絲跟她的同伴們則需要面帶笑容恭恭敬敬地為客人們奉上美食跟美酒。

不僅如此,等到了夜幕降臨,愛麗絲跟夥伴們還要在客房服侍那些在她們看來來歷不明的男賓客。而這個過程當中,即使是遭到了男賓客們對她們尊嚴的踐踏,也不能表現出任何的不滿。

不幸的愛麗絲在一次宴會後,發現自己懷孕了。而孩子的父親就是參加宴會的某個賓客的。即使是這樣,善良的愛麗絲還是決定將這個孩子生下來撫養成人。

她沒有多大的幻想,只想將這個孩子好好的撫養長大。很快,孩子生下來了,是個男孩,取名詹姆斯。愛麗絲傾盡自己的所有來撫養這個孩子。

可是無情的奴隸主哈里森卻在詹姆斯五六歲的時候將他賣掉了,這讓愛麗絲悲痛欲絕。雖然後來愛麗絲想方設法地嘗試找回自己的孩子,可結果不盡人意,她再也沒有等到自己的孩子回到自己身邊。

而愛麗絲這樣悲慘的遭遇僅僅是當時千千萬萬女黑奴悲慘命運的一個縮影。她們沒有辦法掌控自己的命運,就連自己生的孩子也會成為奴隸主的所有物。

另外,薩拉•巴特曼也是黑奴時代的一位著名受害者。巴特曼出生於南非部落一個普通家庭裡面,她因為青春期的發育不同於平常人,巴特曼擁有神奇的腰臀比例。

有着豐乳肥臀的巴特曼讓歐洲人很感興趣。一個白人醫生跟一個黑奴販賣者看着巴特曼的身材優勢打起了巴特曼的主意。他們找到了商機,打算將巴特曼誘拐到了歐洲地區做展覽演出。

到了歐洲後的巴特曼被要求穿上非常裸露的衣服,每天邁着貓步走在櫥窗裡面進行展示。果然這引來了眾多歐洲上層人員的關注並前來觀摩。很快,巴特曼在當地出了名,很多人都對她的表演很感興趣。

有的人甚至提出要給小費來換取摸一下巴特曼的身體。這看似無理的要求卻成為了巴特曼的日常,而即使這樣,巴特曼連吃一頓飽飯的資格都沒有。後來,歐洲人們看膩了巴特曼的表演,將巴特曼的表演價值壓榨完了,人販子又將巴特曼轉賣到了地下妓院當中。

在那裡,巴特曼每天都需要接待很多的客人。他們對於巴特曼的身體非常好奇,每次在與巴特曼發生關系時,都不會做任何的措施。這又導致巴特曼患上了花柳病。

本來對生活失去希望的巴特曼又因為沒有資金治療她所感染的花柳病,在她年僅26歲的時候就飽含羞辱地死去了。

可是活着的時候被當猴耍還不行,死後的巴特曼仍然沒有得到善待。巴特曼的事跡同時讓很多的科學家感興趣,他們覺得像巴特曼這種的人種就是介於人跟猿的轉基因。

為了驗證他們的猜測,他們又將巴特曼的屍體買下,將她的生殖器官以及一些重要的器官進行了解剖。然後將研究做成論文發表,證實巴特曼就是介於人與猿的中間媒介。

而她的屍身則被製作成了標本展示在法國的博物館內。直到200多年後,那些反對奴隸制度的人們一起將巴特曼從博物館給救了出來,巴特曼才得以在她自己的家鄉入土為安。

巴特曼的事跡不僅讓我們看到了奴隸制度時期女黑奴的悲慘命運,更讓我們看到了人性的丑惡。

黑奴貿易從最開始的阿拉伯地區盛行後,人販子又看上了美洲這個市場,那裡有大量的農場急需勞動力。可是到達美洲的過程需要漂洋過海,旅途艱辛。

很多的黑奴由於惡劣的環境跟疾病,在還沒有到達美洲就離死去了。這也就導致黑奴貿易在美洲的成本很高。為了減少成本,擁有更多的黑人奴隸來補充勞動力的空缺。美洲的種植園奴隸主想到了一個黑人培育計劃。

在這個計劃里,女黑奴要在13歲就開始生孩子。生下孩子以後,奴隸主會將他們統一起來撫養,等到了孩子長大以後,會被奴隸主拉出去售賣了。通常一個黑人奴隸會被賣到400美元的價格。

這在當時竟然比一棟別墅的價格都要高。而那些生孩子的女黑奴們根本無從得知自己的孩子以後會去哪裡。為了更方便地將黑奴的孩子撫養長大,奴隸主通常會在確定的時間范圍內讓她們生孩子。

這些女奴隸們必須要集體生產,如果沒有在這個時間范圍內生出孩子,或者超出了這個時間范圍還在生孩子,都會遭受到殘忍的虐待。

黑奴貿易雖然距離今天已經過去了四百多年,但是它給非洲社會帶來的傷害確是不可磨滅的。以至於現在的非洲發展還相對落後。雖然奴隸制度極大地促進了歐洲的社會經濟發展,但是這種發展卻建立在非洲人民的人權之上。

#世界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