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李世民真的去了洛陽,李淵讓位給李建成,雙方打內戰誰會贏?

2024年4月24日 4点热度 0人点赞

只要李淵活着,李世民一定會最大限度地克制,他與李建成的內戰很難爆發,如果打起來,李世民必敗無疑。

李世民去洛陽這件事我稱之為「分陝而治」方案,它的提出者是李淵。

由於太子與秦王兩派的斗爭無法調和,李淵既不肯廢掉李建成,又不願意傷害李世民,所以就想到了當年周公召公的「分陝而治」,那就是將天下以潼關為界一分為二,李建成將來在長安當皇帝,李世民在陝東(包括河南、陝東、河北)如天子。

李淵的意思是讓李世民當個諸侯,除了沒有皇帝的名號,待遇等同於皇帝,只要從法理上承認大哥就行。

這種和稀泥的處置方式雖然能暫時壓住火,但其實後患無窮,他必然導致李建成與李世民的戰爭,甚至引發大唐帝國的分裂和瓦解,很不明智。我們只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李淵有點急昏了頭。

對這個方案李世民求之不得,於是秦王府上下立刻打點行裝,准備奔赴陝東,不料李建成和李元吉對此竭力反對,在哥倆的阻撓下李淵反悔了,「分陝而治」的方案破產了。

這個事件對李世民來說打擊很大,這也促使秦王集團加快了「玄武門之變」的步伐。為了迷惑太子集團,李世民主動向李淵提出,將自己的心腹屈突通調離陝東道大行台,改由溫大雅接任。

溫大雅是李淵的心腹大秘,李世民此舉等於拱手讓出了陝東,這對李淵來說是件天大的好事。其實李淵上當了,他根本不知道溫大雅早就是李世民的人了。

此後,李世民立刻派心腹張亮率領1000人潛入陝東,與關東豪族秘密勾連。那麼,他們要做什麼呢?很簡單,為「玄武門之變」做准備。

在秦王集團的方案中,一旦「玄武門之變」失敗,以洛陽為中心的陝東就是他們的保命線、保底線。只是後來「玄武門之變」成功了,這張牌沒打出來。

交代了「分陝而治」的背景,下面我們講題干分成兩個問題討論:第一,李世民為何要同意「分陝而治」?第二,假如分陝而治導致戰爭,李世民能否打得過李淵、李建成的組合?

後人有一種誤解,認為「玄武門之變」就是個過場戲,贏得很輕松,也必然很輕松,因為李世民有兵權。

持這種觀點的人完全不懂什麼叫兵權,其實李世民根本就沒有任何兵權。兵權從來就不是一個整體,而是被切割為管理權、調兵權、作戰指揮權,能讓他合二為一的只有皇帝。

也就是說,除非作戰狀態下,將軍才能在兵符、調令以及相關單位的配合下,才能行使有限的「兵權」,否則無論多高職位的將軍都指揮不了軍隊。

事實上,李世民之所以猶猶豫豫不敢啟動「玄武門之變」,就是因為風險太大,兵力不夠,沒把握,偶然性太大。

在這種情形下,「玄武門之變」一定不是首選項。「分陝而治」雖然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但對身處劣勢的李世民來講就是勝利,起碼秦王集團保全了,合法地擁有了一塊「自留地」。

打個比方,就像賭場上,莊家拿出一個億,告訴你有兩個選擇,一是擲骰子,贏了一個億歸你,輸了拿命來;二是不用賭,直接拿走四千萬,你會選擇哪一個?

除非瘋了才會選擇第一個方案,所以李世民選擇了拿走四千萬,可惜莊家卻反悔了。

假如這個方案得到執行,李世民真的就萬事大吉了嗎?如果他能熬到李淵駕崩再動手,或許有勝機,否則他絕不可能贏得了李淵、李建成。

現代人過於神話李世民的軍事才華,認為大唐是他打下來的,如果他舉兵,李建成甚至李淵捆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對手。

持這種觀點的人我只能說他連歷史的門都沒摸着,也不懂軍事只是政治的延伸,得天下的核心因素是政治。

李淵能得天下,最關鍵的因素是他關隴集團成員的身份,正式靠這個身份李淵贏得了無法想象的政治地位。

李淵舉兵不算早,論影響力、論軍事實力,王世充竇建德李密蕭銑杜伏威,哪一個都比他強,但為何都失敗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那些人沒有獲得關隴士族集團的支持。

李淵舉兵前身邊就聚攏了一批士族階級,進入河東、關中後,士族集團紛紛歸順,他幾乎兵不血刃就拿下了長安,那時候李世民還是個戰場上的實習生。

所謂李世民促成父親舉兵,那更是無恥的編造,李淵為舉兵做了大量努力的准備工作,可謂處心積慮,李世民就是一個小跑腿的。

當然,這麼說並不是抹殺李世民的貢獻,但我們看清本質,大唐帝國李淵才是核心,李世民的貢獻遠不像史書說的那麼大,如果他不是李淵的兒子,他連表現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李世民跟李淵掰手腕,他一定不可能贏,雖然此時李世民在大唐帝國已經有了自己的政治勢力。

唐初的基本盤還是關隴集團,其次是關東集團。關隴集團是李淵、李建成的「鐵杆票倉」,李世民的勢力范圍在關東,這得益於李世民在打敗王世充、竇建德後潛心經營洛陽有關。

也正因為李世民急於打造自己的根據地,在洛陽動作太大,從而引發了李淵的猜忌和太子的反擊。

但李世民又犯了一個錯,在平定劉黑闥之亂後,他對河北士族階級的政策失敗了。史書寫得很含糊,從其它史料推測,李世民極有可能對河北的士族階級採取了高壓政策。

河北士族集團原本就很懷念竇建德,竇建德的死、李世民的高壓政策導致劉黑闥死灰復燃。所以二征劉黑闥時,李淵走馬換將,改用了李建成。

應該說李建成做得比李世民漂亮,同時在魏徵的建議下,李建成平定河北後加強了對河北士族集團的撫慰。

所以,李世民的關東基本盤其實不完整,缺失了河北,這是他的致命傷。也就是說,一旦父子倆撕破臉,李世民伸出被包圍的環境中,跟當年的王世充半斤對八兩。

更重要的是,李淵和李建成占據着道統的制高點,李世民戴上了不忠、不孝的帽子,追隨者也會大打折扣。

就算退一萬步,李世民是戰神,憑借這個特長他能「一白遮百丑」嗎?

我要說一句犯眾怒的話:論軍事才華,李世民其實就是個二流選手,算不上頂級的軍事家,跟當世的李靖相比,他做個學生都未必合格。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研究過唐初的戰爭史,如果研究過就不難看出一個真相,李世民談不上戰神,他也打過敗仗,是戰場讓他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他最大的特長有兩個,一是猛,常常以身犯險,二是忍,擅長後發制人。

真正的軍事家應該像李靖,人家水戰、山地戰、草原戰、沙漠戰,各種環境都能打,打過農民軍,也打過突厥吐谷渾,各種對手都碰過,經歷過短兵相接,也玩過千里奔襲,戰場變化玩得眼花繚亂,再復雜難打的仗到他這里都「so easy」。

李靖還留下多部並發著作,包括蘇定方李道宗李大亮薛萬徹侯君集契苾何力執失思力能名將都是他的弟子。

李世民跟李靖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事實上,他曾經多次像李靖求教兵法。

如果李世民與李淵、李建成戰場對壘,我估計除了侯君集,不會有一個人站在李世民身邊。

我估計有人會說,李靖是支持李世民的。這是一個歷史懸案,有史料說,「玄武門之變」前李靖曾經表態支持李世民。但以李靖的性格特點來看,這種事不大可能發生,他應該會選擇在李建成和李世民之間的中立。

政治上明顯處於弱勢,加上河北這塊瘸腿,軍事上又未必占有,我看不出李世民有任何獲勝的機會。

那麼,熬到李淵駕崩,李世民對決李建成呢?這就不大好說了,李世民的獲勝幾率肯定會提高不少,但如果李建成不犯低級錯誤,恐怕李世民也很難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