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鼓勵式”育兒的林姨娘,至死不知,她“捧殺”害了墨蘭

2024年2月5日 24点热度 0人点赞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的人物解讀第一百八十四期:慣子如殺子,林姨娘用鼓勵式教育,讓墨蘭賠上了幸福!

01

昨天,在《愛子情深的林姨娘,她“四取”的教子觀,太精彩了,值得學習》中,我們講了林姨娘“四個可取”的教子觀。

今天,咱們繼續昨天的話題,來講一講林姨娘教子觀中的“四個不可取”。

以及,墨蘭是如何在林姨娘的“四個不可取”中,偏離了盛傢的軌跡,親手抹殺了屬於自己的幸福。

02

第一個不可取: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她卻教孩子去“搶”。

原著中,林姨娘眼紅華蘭的嫁妝,又想讓墨蘭體面出嫁,就對盛紘說道:“太太既嫁過來了,她的陪嫁自也是盛傢的,幾個哥兒姐兒都叫太太一聲母親,她怎麼也不能太偏了呀!”

被盛紘責罵了一頓,沒出息的男人,才動妻子的嫁妝。

墨蘭在明蘭處見到了盛老太太送來的首飾匣子,當即紅了眼睛。回頭就跟林姨娘哭了一通,林姨娘又跟盛紘哭了一通。

奈何,在原則問題上,盛紘一直很清醒,還對林姨娘說:“老太太的嫁妝,她愛給誰給誰,我有什麼辦法?”

於是,林姨娘痛定思痛,決定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又想來壽安堂請安,卻被房媽媽攔在外面,隻能在門口哭求。

此時,林姨娘已經養尊處優十幾年。如果說她給盛紘做妾,隻是單純了窮怕了。那麼,此時她的表現,已經告訴眾人,她的心思已壞!

在她看來,隻要是好東西,就要搶,因為搶到手,就是自己的。

可是,盛傢的好東西,基本都在王氏手裡。所以,墨蘭的火力幾乎是對著如蘭全開的。

在墨蘭出嫁前,她還對明蘭說:“女子生而在世,哪裡不是個‘爭’字?”

放眼當下也一樣,一些父母寵愛孩子,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把一切好東西都留給孩子,卻養成了孩子自私自利的性格。

甚至,隻要是自己喜歡的東西,一定就要得到。若是得不到,就毀掉。

03

第二個不可取:長輩沒有隨了自己的心願,就教孩子“忤逆”。

“孝”,是古往今來說破天,也要遵守的。

然而,林姨娘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止一次讓墨蘭忤逆長輩。

其一:忤逆盛老太太。

盛老太太想養個女孩在身邊時,墨蘭是第一個行動的。然而,盛老太太選了明蘭。

對此,墨蘭哭得淚水滾滾:“我說不去不去,你非讓我去,瞧吧,這回可是丟人現眼了!”

林姨娘卻恨聲道:“哼,那死老太婆要錢沒錢,又不是老爺的親娘,擺什麼臭架子,她不要你,我們還不稀罕,走著瞧,看她能得瑟到哪兒去!”

並立刻做了反擊——為了證明自己在盛府腰桿硬,故意讓長楓與墨蘭裝病不去請安給盛老太太請安,擺明了下盛老太太的面子。

其二:忤逆盛紘。

齊衡來盛傢讀書時,林姨娘生了別樣的心思,還讓盛紘去齊傢提親。

盛紘盛怒之下,斥責了林姨娘是癡心妄想。他更怕林姨娘教壞了墨蘭,讓墨蘭搬到葳蕤軒,與如蘭同住,一應事宜都由老太太規制。

這把躲在梢間的墨蘭嚇壞了。

林姨娘卻對墨蘭說:“孩子,別聽你父親的,他是大老爺們,不知道內宅的彎彎繞。”

其三:忤逆王氏。

如果說,墨蘭忤逆盛老太太與盛紘,心裡還有些擔憂。那麼,她忤逆王氏,可是信手拈來。

華蘭出嫁後,如蘭依仗王氏、明蘭依仗盛老太太,墨蘭依仗林姨娘,也算各自安好。

而且,除了中饋之外,王氏、林姨娘與盛老太太補貼自己身邊姑娘的事情,也不會有人置喙。

林姨娘惹怒盛紘後,墨蘭就要搬出林棲閣。

墨蘭離開前,林姨娘就囑咐墨蘭:“以後你住到了葳蕤軒也有好處,你冷眼看著如蘭有些什麼,有什麼缺的,便去向太太要,太太要是不給,我叫她吃不了兜著走。”

墨蘭謹遵林姨娘的囑咐,狠狠盯著如蘭。如蘭多了一支新釵,墨蘭也要哭上半天,哭的眼睛紅腫神色慘然,然後走出走進間讓上上下下都瞧見。

把王氏氣得個牙癢癢,還差點擔上了惡名。

04

第三個不可取: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要臉”。

林姨娘為了保住幸福,與盛紘有了首尾。

原著中,林姨娘是潛元四年一月份喝了王氏的茶進的門,進府為妾。長楓卻是當年五月生出來的。

在古代,女子的名聲最為重要。像林姨娘這種未出嫁前就破了身子的,沉塘的幾率比較大。

然而,林姨娘不僅沒有沉塘,作為妾室,還在盛府後宅與正妻分庭抗禮。

盛傢大房的淑蘭也是做妻,還下嫁了孫志高。然而呢,被孫志高嫌棄。若不是娘傢給力,淑蘭的結果,恐怕是被

所以,在林姨娘看來,隻要能擁有富貴生活。做妻與做妾沒有什麼不同

再結合林姨娘的情況,她沒有得力的娘傢,沒有豐厚的嫁妝。如今的體面,都是靠著盛紘才得到的。

於是,林姨娘覺得女人就該討好男人,隻要能攀附富貴,臉面一點都不重要。

有了這套理論後,瞧著富貴眼紅的林姨娘,一心想讓墨蘭高嫁。

對待齊衡,林姨娘對墨蘭說:“傻孩子,你要做得聰明些,借些名堂找些名頭,你父親不會察覺的;好孩子,你詩文好模樣好,時間長了,不愁齊公子心裡沒你。”

比起劇版的簡單粗暴,直接讓墨蘭有了梁晗的孩子,原著還是比較委婉的。

林姨娘策劃了一場“邂逅”。她將禁足的墨蘭放去了西山龍華寺,恰好梁晗陪著梁夫人去進香。

也不知怎麼湊的,墨蘭從馬車上跌下來,險些滾下坡子,恰巧梁晗縱馬在旁,便救了墨蘭,眾目睽睽,墨蘭更叫人傢抱著回來的。

在古代,女子擅自接觸外男,已經壞了名聲。墨蘭又是被梁晗抱回來的,更是把自己逼上了絕路。

然而,盛老太太審問墨蘭的時候,她卻哭訴:“孫女不是有意的,是日日禁足在傢中,著實悶的慌了,才出去進香的,想著為老太太祈福添壽,讓爹爹加官進爵,誰知遇上那事,孫女怎知道呀!不過是無心之失……”

被盛老太太戳穿小心思後,墨蘭卻大聲道:“太太還未去提親,如何知道梁傢不要我?”

而且,古代講究連坐,墨蘭的行為不僅害得如蘭與明蘭無法好好嫁人,華蘭也會被婆傢為難。

長柏與盛紘的仕途,也會受到墨蘭的牽連。

其實,不論古代,就是當今。雖然社會開放了,男女婚前同居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然而,有些人為了尋求刺激,拍些小視頻。這些視頻沒有傳出去還好,若是意外傳了出去,女生的名聲就壞了。

就像08年的照片事件,毀了多少女星星途。

05

第四個不可取:慣子如殺子,林姨娘卻一直對墨蘭“捧殺”。

提到小秦氏的時候,顧廷燁曾對明蘭說過:“每次我和三弟爭東西,她一定向著我,我要多少花銷銀子,她從無二話,我院子裡的丫鬟不但最多,也是最標致的,我做錯了事,她定是頭一個出來袒護我的。侯府上下俱誇她溫厚慈和,待人寬仁。”

明蘭暗自切了一聲:老招數啦!沒新意!

其實,小秦氏這樣做,無非有二個原因。

其一:讓大傢看到自己對顧廷燁的好,來彰顯自己的賢惠。其二:將顧廷燁往“紈絝”的方向培養,直到徹底養廢。

小秦氏為了奪爵,早就對顧廷燁起了殺心了。可她不好壞了名聲,隻好“捧殺”顧廷燁。

本以為這樣的事情,隻會發生在繼母與繼子的身上。然而,林姨娘對待墨蘭,一直都是捧殺。

林姨娘對盛紘說:“京城豪門貴女雖多,可有幾個如咱們墨兒出挑的,她生的又好,詩詞歌賦樣樣來的,如何輪不上?”

做父母的都有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期盼,墨蘭又被他看作是與林姨娘愛的結晶。

所以,工作了一天的盛纮回到傢中,就聽到自己的女兒如此優秀,難免多疼些。

林姨娘對墨蘭說:“若論出身你自比不過如蘭,可你相貌才學哪樣不比她強上個十倍百倍,一樣的爹,憑什麼你將來就要屈居她之下?若你自己不去爭取強,好的哪輪得到你?難不成你想一輩子比如蘭差?”

人都喜歡聽到誇贊,更何況一個小姑娘。

在林姨娘的日益洗腦下,墨蘭的人生隻剩下“我優秀”、“我要去爭”,不然就辜負了自己的美貌。

墨蘭也曾對明蘭說:“別說什麼嫡的庶的,論才學,品貌,我哪一樣輸人了?不就是沒托生在太太肚子裡嗎。哪個下人不捧紅踩低,我若不多長個心眼,便被踩到泥裡去了。憑什麼我一輩子都要屈居人下?”

在這種觀念的洗腦下,墨蘭覺得自己是盛傢最出挑的姑娘,犯錯了,也從來不在自身找原因,隻推脫是運氣不好。

她的人生信條,隻有“爭”。

06

林姨娘是極其聰明的人。

林姨娘有勇:豁出名聲勾搭盛紘,成功做了寵妾,還盛寵了十幾年,日子比正室夫人都體面。

林姨娘有謀:作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妾室,她親手策劃了墨蘭與梁晗相遇。不僅要打聽清楚永昌侯府的夫人公子何時去上香,什麼路徑,還要買通裡外一條龍的下人幫忙遮掩。

然而,盛紘的寵愛,蠢笨的正室,讓林姨娘的生活過於順遂,才讓她變得自私又目光短淺。這種觀念卻被林姨娘成功地灌輸給了墨蘭。

一位好母親能毀三代人。

於是,林姨娘讓墨蘭成功高嫁入永昌侯府後,毀了自己在盛府養尊處優的日子,讓墨蘭的後半生都在與妾室鬥法。墨蘭的五個女兒也都個個低嫁。

所以,我們要做一個正派的人,為孩子樹立一個正確的三觀。

因為,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你的所作所為,孩子都在默默的關註著,學著。

關註我,下期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