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低、口碑差,出道16年的潘時七,為何一直捧不火?

2024年2月5日 6点热度 0人点赞

多年以前,曾經執導過梁朝偉、劉德華版《鹿鼎記》的中國香港導演馬玉輝拍攝了一部很有噱頭的電視劇《天堂之約》。

據說這是一部以人為本、關愛女性、反戰爭、反封建的藝術佳作。

可惜,這部作品最終在市場上反響平平,甚至沒有掀起什麼浪花。

不過對潘時七來說,這部劇可能是她一生都忘不掉的作品。

潘石七

2005年,潘時七成功考入四川師范大學電影學院表演系,與謝娜、李易峰、李佳明等人成為了校友。

當時的潘時七年僅18歲,卻很清楚這個社會的競爭法則——如果自己不努力,不去爭取,那就永遠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

之後潘時七就報名參加了由中國汽車運動聯合會舉辦的全國汽車場地越野賽越野寶貝甄選活動。

經過一番拼殺,她從百名佳麗中脫穎而出,最終獲得了成都站的亞軍。

潘石七

2006年,湖南衛視攜手瓊瑤,打算重拍經典作品《一簾幽夢》。

為了尋覓最合適的人選,劇組啟動了“征選一號女主角汪紫菱”的大型選秀活動,並在成都、北京、上海等6大城市開設了報名點。

當時正在讀大二的潘時七,聽到消息後立刻報名參加了選拔,而且由於樣貌出眾、多才多藝,最終挺進了全國前六強。

潘石七

除此之外,潘時七當年還參加了雅虎搜星選秀以及紅樓夢中人演員選拔活動。

雖然獲得了一定成績,卻都不是最優秀的,比如《尋找紫菱》的冠軍是張嘉倪,她隻獲得了第六名;雅虎搜星選秀的冠軍是趙麗穎,她隻獲得了第八名。

正如我們平常所說“大傢隻能記住第一名,沒人在意第二名”。

劇組挑選女主角,自然需要最優秀的那一個。

不過經過幾次選秀,潘時七並非沒有成長。

她現在明白了——自己沒有資源,之前想通過選秀一飛沖天的想法不切實際,概率也太小了,腳踏實地從底層做起才是最適合她的道路。

2007年,潘時七參演了個人首部電視劇《天堂之約》。

雖然在劇中隻是扮演了一個小角色,而且在演技方面並不出彩,但是通過這部劇,潘時七的演藝事業算是艱難踏出了第一步。

潘石七

之後三年,潘時七開始努力打磨自己的演技。

她先是與黃磊、喻恩泰、何炅等演員共同參加了話劇《暗戀桃花源》的全國巡演;

又與與黃少祺、江宏恩等人合作出演了古裝戲說劇《嘉慶君遊臺灣》:

甚至還推出了大銀幕處女作《我的野蠻女友2》。

可惜,這些作品本身就反響平平,作為配角的潘時七就更加鮮有人知了。

潘石七

直到2010年,潘時七接到了一部火熱大劇《宮鎖心玉》。

當時她在劇中飾演了武藝高強的呂四娘,第一集就跟任泉飾演的皇帝有對手戲,這給很多觀眾留下了印象。

隨後網上開始出現對潘時七的相關討論。

潘石七

其實潘時七隻是配角,戲份並不多,不管劇有多火,最大的光環都是屬於主演們的。

潘時七,隻能算是喝到一口湯。

但是這一口湯,卻有著改變潘時七現狀的營養。

2011年,《宮鎖心玉》火了之後,潘時七又在歷史傳奇劇《大唐文宗》中獲得了容貌美艷卻野心勃勃的韋麗娘一角。

潘石七

然後客串出演了由陳思成執導的現代愛情劇《北京愛情故事》。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潘時七爭取到了古裝商戰劇《天下鹽商》的戲份,並且首次擔任女主角。

原本潘時七有機會憑借這部劇再次火上一把,可是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天下鹽商》並未按時上映,據說是有版權上的糾紛。

潘石七

2012年,潘時七搭檔臺灣演員修傑楷主演了改編自網絡小說的現代都市輕喜劇《我傢有個趙大咪》。

雖然這部劇最後成功上映了,但是口碑極差,劇情線過於單薄、演技蹩腳做作、跟原小說相去甚遠等問題都成了網友們的吐槽方向。

更尷尬的是,這部劇目前在豆瓣僅有157人評價,說明看過的人根本就不多,這就把“黑紅”之路都給堵死了。

潘石七

後來潘時七或主演或參演了很多作品,但跟之前一樣,都是劇不火人也不火。

面對職業瓶頸,潘時七曾嘗試做過改變,比如擔任央視選秀節目《星光大道》的現場評審,在院線電影和網絡電影分別作嘗試。

但是正如大傢所知,都沒有翻起太大的浪花。

直到2018年,潘時七憑借《延禧攻略》再次進入大眾視野。

那幾年,宮鬥劇正盛行,《延禧攻略》按照《甄嬛傳》的模式又走了一遍,同樣獲得了巨大的反響。

潘時七在劇中的戲份比較吃重,一人分飾兩角飾演了一對雙胞胎姐妹——大小嘉嬪。

潘石七

如何演出姐妹倆性格上的不同是擺在潘時七面前的一個巨大考驗。

後來潘時七透漏,她認為大嘉嬪和小嘉嬪屬於太極的陰陽兩面,合起來才是一個圓,才是完整的人物。

所以在劇情中,她把姐姐演繹成工於心計、善於隱忍的模樣,把妹妹演成刁蠻任性、飛揚跋扈的樣子。

理論上的分析算是成立,這也能讓兩個人物有著根本上的不同。

可是知易行難,從潘時七的表演來看,兩個人物僅停留在了服飾、表情等這些表面上的區別。

人物心理、眼神、動作等這些細節上的東西完全沒有註意到。

後來很多觀眾評價說“大小嘉嬪就像是同一個人”。

潘石七

其實在人物的細節差異上,有一部劇做得很到位——由王浩信、惠英紅主演的《刑偵日記》。

劇中王浩信一人分飾四個人格,大哥、二哥、小弟以及父親。

每次切換人格,王浩信的衣著樣貌都會做出相應改變,同時會改變講話的語氣、喜好等。

這樣就很明確地告訴了觀眾——人格已經切換了。

潘石七

潘時七在《延禧攻略》中接到的大小嘉嬪角色,原本發揮空間極大,甚至有潛力給出最出彩的表演。

可惜從最後的效果來看,人物設定上的差異要遠大於個人表演上的差異。

如果僅靠衣著、頭飾、眼角的痣去作區分,未免過於糊弄觀眾了。

大好機會沒抓住,潘時七的討論度自然就隨著《延禧攻略》的熱度一起下降了。

接下來,潘時七再次回到一個比較尷尬的狀態。

她主演的商戰愛情喜劇片《誰說我們不會愛2》,票房僅有19.9萬。

潘石七

有一定話題度的古裝探案劇《成化十四年》,潘時七在其中卻隻是戲份不多的配角。

再次與吳謹言合作主演的都市刑偵情劇《你是我的答案》,又遭到罵聲一片。

不過這兩年,潘時七明顯有向網絡電影方向發力的趨勢。

隻是從質量上來說,實在有些糊弄人。

前兩天上映了一部潘時七主演的網絡電影《天啟·驚蟄變》,其中還有韓棟友情出演。

潘石七

故事主要講述了明朝天啟年間,天降隕石,地生異變。

村民在吸入擴散在空氣中的毒氣後,變異成了蟲奴,整個城市繼而成為一座危城。

火甲官左連山不顧危險闖入被蟲奴席卷的危城,最終營救出了自己的女兒。

這部影片的劇情可謂是槽點滿滿,說是《迷霧》《負重前行》《釜山行》《寂靜之地》等電影的混合體都不為過。

但是對這些優秀電影的內核,《天啟·驚蟄變》又都是淺嘗輒止,甚至前後矛盾。

潘石七

比如怪物出現後會根據聲音襲擊人。

在《寂靜之地》中隻要發出一點聲音立刻就會遭到怪物襲擊,但是《天啟·驚蟄變》中不但可以小聲說話,還能帶著鈴鐺四處晃悠。

完全分不清楚發出聲音到底危險還是不危險。

電影對於人性的刻畫更是到了不合理的程度。

當時一群人躲在花戲樓裡,突然有一個婦人抱著的嬰兒哭了。

為了防止哭聲把僵屍吸引過來,眾人就將下跪苦苦哀求的婦人趕了出去。

潘石七

接著出現了一幕騷操作,婦人抱著嬰兒還沒走幾步,男主就說趕緊救人。

然後所有人都一起出去了......

這種刻畫人性的水平,跟《迷霧》相比簡直都太過侮辱後者了。

可在影片中出現的大霧、巨大的怪物、觸手等,都在暗示著兩者有關聯之處。

劇中的幾個人物,同樣很不太討喜。

男主的女兒看到疼愛自己的叔叔被僵屍咬了,她就質問男主為什麼不去營救,甚至還拼命求父親去救人。

潘石七

問題是在電影設定中,被僵屍摸到就會中毒感染,很快變為僵屍。

小女孩這要求純粹是打算害死自己爹啊。

更過分的是這種劇情還出現了多次,另一個老人被咬時,小女孩同樣提出了這個要求,完全不顧父親的死活。

對於這樣的人設,隻能說這女孩打小心腸就壞。

潘時七在劇中飾演了花戲樓的頭牌傀儡師。

潘石七

除了武功高強、唱歌好聽,她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控制一個女傀儡跟她一起翩翩起舞。

可是起舞和打架過程中,潘時七要麼帶著面具,要麼隻是擺幾個簡單pose,基本沒有正面鏡頭。

那麼我懷疑用的替身,而且還有依據。

最過分的是,潘時七頂著女主的頭銜,卻沒有太多戲份,其他配角露臉都比她要多。

究竟是導演不給戲,還是演員沒檔期,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

《天啟·驚蟄變》上映了17天,票房僅有325萬,豆瓣口碑更是差評一片。

潘石七

不管潘時七的戲份有多少,既然頂著女主的頭銜多少都是要背鍋的,畢竟是自己選的劇本。

潘時七自開始學表演到現在已經過了16年。

從她的經歷來看其實並不缺少大火的機會,可現在仍舊沒有一個能讓觀眾記住的作品。

現在甚至還用各種爛片不斷消耗著本就不多的名氣,實在讓人惋惜。

最後說一句,爛片的水很深,潘子,你把握不住的!

點個“關註”,鼓勵鼓勵。(。・`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