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迪翁現身頒獎,美國樂壇長期被黑人主導,黴黴讓白人找回尊嚴

2024年2月8日 11点热度 0人点赞

光陰荏苒,歲月不居。一轉眼,天後席琳迪翁已步入中年,鋼琴男謝幕,流行天後麥當娜淡出視野,歌手黴黴泰勒·斯威夫特搖身一變,成爲新的一代樂壇女王。

55歲的席琳迪翁,因爲一場突如其來的罕見病,不得不暫時離開了舞台。我們都以爲,那個穿著露臍裝熱舞的天後席琳迪翁,會就此淡出我們的視線。誰知,她竟在格萊美獎上突然現身,親自爲泰勒·斯威夫特頒發年度最佳專輯獎。

雖然她已不再年輕,五官略顯疲態,但那盈盈細腰,曼妙身段絲毫未變。一襲長裙晚禮服襯托出她仍舊曲線美好的身材,讓人回想起當年My Heart Will Go On的盛世華章。席琳迪翁上台時,全場都爲之起立,熱烈歡呼這個歌後的回歸。

曾經的歌後,雖然已不是當年那個在舞台上熱舞的小野貓,但席琳迪翁依然在用她的方式,展現著一個女人鮮活溫暖而內斂的力量。她就是一個時代的縮影,從青澀奔放到優雅內斂,從歌壇巅峰到家庭主婦,她用自己的人生經曆诠釋了一個女人的不同階段。

如果說,席琳迪翁代表了上個年代女性歌手的最高形象,那麽今天,這個位置非泰勒·斯威夫特莫屬了。泰勒作爲新生代歌壇女王的崛起,也預示著一個時代的更叠,女性地位不斷提升的時代氣象。

我們還記得,麥當娜曾評論邁克爾傑克遜是“King”,卻忽視了他是“男King”。這一評價,或許暗示了麥當娜內心的小小不滿——女人也可以做Queen,也可以做舞台上最閃亮的星。

事實上,在英美的曆史長河中,女權運動源遠流長,女性視角逐步被重視。英國從伊麗莎白女王開始,一直到今天的伊麗莎白二世,英國的女王統治正可謂源遠流長。而美國作爲英國文化的繼承,雖然沒有女王,但其精英階層也深受女權運動熏陶,對女性地位給予越來越多尊重。

所以,當黴黴這樣的新生代女歌手走上舞台中心時,她就不僅僅是一個歌手,更是一個象征。她標志著女性在樂壇重新登基稱王,她標志著她領銜的一衆女歌手重新奪回對樂壇的主導權。

在黴黴之前,美國樂壇長期處于黑人藝人的統治之下。從邁克爾傑克遜到碧昂絲,再到饒舌歌手爲主導,黑人藝人長期占據歌壇一哥的寶座。而黴黴的崛起無疑讓美國主流圈子找到了久違的驕傲——他們也可以擁有最耀眼的流行巨星。

所以,當AI盜用黴黴肖像制作的豔照在網上瘋傳時,在一片嘩然之下,很多人都表示這是對女性的不尊重,是對一個時代標志的亵渎。縱觀這起事件,我們看到了一個女權主義視角逐步成爲主流的時代進步;我們也看到了對公衆人物隱私保護仍然薄弱的局限。

然而,就在席琳迪翁的格萊美現身,有人者高舉標語“女人也可以成爲舞台中心”,呼籲人們正視女性的文化地位。

從麥當娜到黴黴,從席琳迪翁到現在崛起的各路新生代女歌手,女性力量正在漸漸占領歌壇中心。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性別標簽將不再成爲評判一個歌手的標准,屆時,音樂舞台上唯一被關注的,將只有才華與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