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件小事,看微妙的經濟形勢

2024年3月6日 5点热度 0人点赞


▲ 烏魯木齊街拍


目前經濟怎麼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斷,事業順利的人,相對樂觀,搞錢受挫的人,非常悲觀,這是一種很微妙的形勢。

作為一個普通人,我不可能掌握最全面的大數據,我只能從我身邊的3件小事,說說我的看法,也許對你有所啟發。


—— 饢 ——


熟悉我的讀者,應該知道,我最喜歡的2種烘焙食品法棍和饢。

我在法國的時候,每天都要去麵包店買剛出爐的法棍,最便宜的只要1歐元一個,配上一點黃油,就是人間美味。法棍最大的問題是,冷了就不好吃。至於國內的法棍,與法國本土差距太大!我還沒有吃過好的。

另外一個就是饢,無論走到哪裡,但凡我能買到,就一定買。甚至我去海南,都特意去回民區買饢吃,三亞的後海村有好幾個新疆人開的饢餅店,我每天沖浪結束,就去買幾個。肚子餓的時候,尤其好吃!

最好吃的饢是「老坑炭烤」,主要在新疆和中亞,外厚內薄,表面金黃,炭火激活了小麥和芝麻的香味,一口咬下去,劈啪作響,唇齒留香,真是一絕!其次,就是「爐火炭烤」,城市裡大部分都是這種,也不錯。最次,就是「電烤箱大餅」,很多所謂的新疆餐廳,都是這種,最好別吃,否則破壞了對饢的美好印象。

讓我沮喪的是,寧波這樣大的城市,饢餅店的數量,居然不如三亞後海村。據我所知,寧波唯一的新疆饢餅店,是孝聞街的「哈三饢餅」,口碑還不錯,但距離太遠,雖然在同一個城市,開車要40分鍾,來回要半天了,除非路過,實在愛不起!

前幾天,我打開拼夕夕,居然給我推薦了饢,這東西是怎麼猜到我的需求的?太可怕了!

驚恐之餘,我還是忍不住買了6個饢,其中,3個大皮牙子饢,3個大芝麻饢,每個饢170克,淨重1020克,幾天後,一個沉甸甸的新疆包裹,出現在我家的飯桌上。(註:皮牙子就是洋蔥)。

經過4000公里的長途跋涉後,饢餅略發軟,但我找到了一個妙手回春的方法。將饢放入平底鍋,加蓋,小火加熱6分鍾後,就可以恢復85%的口感。原因可能是,平底鍋狹小的空間,經過小火加熱,大致模擬出烤爐的效果。其餘的饢,可以冷凍起來,吃的時候,按照上面的方法,小火加熱7分鍾,也就是多1分鍾解凍。

最後說說價格,6個饢,一共才20.8元,平均每個才3.5元,真是便宜到令人發指!這是怎麼做到的?

我在新疆買的饢,最便宜也有4塊錢一個,如果一次性賣6個,每個3元,應該還是有利潤空間。關鍵是物流,4000公里,怎麼可能做到如此便宜的運費?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做了以下研究。

卡車長途駕駛,司機要休息,另外,夜間行車也不太安全,所以,平均每天的里程也就1000公里左右,4000公里至少要4天。卡車的過路費高,燃油費也高,加上車輛的折舊、保養,還有司機的收入和各種稅費、平台費等等,成本自然不低。

根據我查到的數據,從寧波到烏魯木齊的貨運,整車報價至少3萬,每噸報價最低1300元,也就是說,每公斤至少1.3元。

依據《鐵路貨物運價規則》,鐵路車皮運費計算方式如下:以寧波到烏魯木齊為例(大約4000公里),每噸運費為:7.9 (0.036 0.033)×4000=283元。

鐵路運費每公斤只要0.28元。也就是說,公路運輸的成本是鐵路的四倍以上。根據很多專業文章的數據,鐵路運輸的綜合成本只有公路的12~15%。與我的調查結果大致吻合。

另外,對鐵路來說,距離越長,效益越高。畢竟,火車主要是系統調度,雖然速度慢,但幾乎可以全天行駛。我的包裹,2月25日09:34從烏魯木齊出發,2月28日03:57到達浙江,一共用了不到3天時間,而汽車至少要4天。

另外,東南沿海到新疆的鐵路運輸,呈現出非常明顯的單向性。我們是製造業大國,通過「中歐班列」出口了大量貨物,但進口商品的數量卻不多,導致車皮回程利用率相對較低。所以,按照經濟原理,從新疆發到內地的鐵路運費,應該也更便宜。至少,倉位多,更方便。也就是說,大量的新疆產品,可以搭便車走向全國市場。

總而言之,6個饢,含包裝約1.3公斤,鐵路運費居然只要5毛。

雖然包裹來自新疆,主要配送成本依然是最後一公里,目前快遞驛站已經非常普及,老闆告訴我,快遞小哥每次卸貨,都是上百個包裹,每個包裹給驛站5毛錢。所以,終端配送成本也被打下來了。

這樣一來,就可以理解,為啥運費這麼低了。只要有鐵路運輸,終端集約配送,全國各地的包裹成本,幾乎是一樣的。

6個饢餅,3天時間,從新疆到浙江,雖然是一件小事,背後卻是一個巨大的工程,看似平淡無奇,卻是神奇無比。放眼全世界,大概也就中國可以搞定。

首先,高鐵的普及,才能讓普鐵騰出運能給貨運。有了鐵路貨運,這麼大的國土才能實現低成本、高效率的物流。其次,終端配送效率的提高,節約了成本。才能讓我們的包裹,又快又便宜。

所以,我一個浙江人,就可以用這麼低的價格,享受到新疆的美食!


—— 面霜 ——


兩種面霜

我家裡有兩種面霜,某謎,英國貨,60毫升裝,某寶,中國貨,100毫升裝,價格相差百倍。一個算輕奢, 一個是必需品,定位完全不同。小小的面霜,看上去不起眼,卻是極高利潤的產品。歐洲各國,在奢侈品上,從我國賺了不少錢。

我一個做精細化工的朋友對我說,其實這些面霜的成分都是大同小異。如果一定要量化,高端品牌的效果會好一點點,也許1%,也許5%,當然,也有一種可能,價格高的反而效果差。

高價主要原因就是品牌溢價,消費行為就是不理性的,一旦收入達到某個水平,消費者就願意付出更多溢價。

三亞驢牌店

春節前,我去了一趟海南,三亞的免稅城,幾乎全部是外國品牌。雖然是冬季,三亞的烈日依然灼熱,站在太陽底下,讓人頭昏眼花,我坐在免稅城星巴克,吹着冷氣,喝着咖啡,隔着玻璃,看到一個非常滑稽的場面:三亞的驢牌門口,一群客人排着隊,一邊曬太陽,一邊擦汗,驢牌的架子就是大,可就是有人喜歡,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環顧整個海棠灣,號稱國家海岸,幾乎所有酒店的管理方和品牌持有方,都是國外的,比如,威斯汀、費爾蒙、希爾頓萬豪洲際索菲特……乍一看,這種現象非常不合理,作為世界經濟第二大國,按照購買力評價,世界第一,也是製造業強國,搞得定航母,發得起空間站,怎麼就管不好一個酒店呢?仔細一想,卻情有可原,我們已經學會創造財富,卻還沒來得及學會如何享受生活。

換個角度看,享受生活本身也是創造財富的手段!玩着玩着,就把錢給賺了,才是真本事!

奢侈品和高端度假產品,應該是我國經濟發展的一個新領域。尤其是西方不停操弄「去風險」游戲的時候。這一塊市場,潛力大,利潤高,能創造很多高收入崗位。但奢侈品是老錢的游戲,也是時間的禮物,必須沉下心來,慢慢培養品牌。暫時的落後,也意味着巨大的發展空間。


—— 牛肉醬 ——


▲ 山姆和Costco的牛肉醬


前段時間,一個朋友送了我2瓶手工做的牛肉醬,把牛肉醬塗抹到大饅頭上,原來也是人間極品。於是,我幾乎每天早上都吃牛肉醬蘸饅頭,沒多久,牛肉醬就吃完了。

網上的牛肉醬多如牛毛,我前後買了好幾種,口感與我朋友做的相差太遠。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含肉量,網店上販賣的牛肉醬一般含肉量都不到20%。

後來,我發現某品牌為Costco量身定做的牛肉醬,含肉量居然有41%,淨重為335克。口感好了很多,雖然價格略高,但分量也更大,唯一的缺點就是,Costco一個包裝,最少就是2瓶。

看到這里,一個細節引起我的注意,為啥是41%呢?這麼奇怪的數字。後來才知道,Costco的老對手山姆會員店,很早以前就出了一款牛肉醬,含肉量是40%,淨重350克,口碑也不錯。為了與山姆競爭,Costco就推出一款41%的牛肉醬。

無論Costco還是山姆,一次至少買2瓶,雖然量大,但平均下來也不貴。

那麼問題來了,牛肉醬完全是本土產品,也不是高科技,為啥我們自己做的規格就那麼低?反而是美國來的洋和尚,能提供優質的產品,人家無非就是制定一個標准,然後就賺錢了!

後來我想,這個道理本土廠家不是不懂,人家又不傻。原因可能是,中國消費者的要求就不高 ,長期適應了低規格的產品,品牌形象已經固定,銷售模式也很難改變。

Costco和山姆的優勢是,採取會員制,一方面可以收到會員費,另一方面也是篩選了顧客,留下一批消費力比較高的中產客戶,一開始就提高了規格,商家有錢賺,顧客很滿意,皆大歡喜。

其實,這就是所謂的供給側改革。一方面,大到汽車,小到牛肉醬,都有巨大的提升空間。另一方面,消費者的需求可以培養,沒有需求,咱可以創造。

比如說,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本來,我對牛肉醬完全沒有好感,但吃了朋友送的,就買了Costco和山姆的產品。很多人和我一樣,不是沒有消費能力,也不是不想花錢,而是根本不知道還有這麼好的產品!

總之,刺激國內消費,任重而道遠,潛力巨大。


寫在最後


今天這篇文章,可以濃縮為三句話:中國GDP被嚴重低估;奢侈品潛力等待挖掘;供給側改革大有可為。

6個饢,4000公里,21元。這樣的例子,放在任何國家,都是神話傳說,在我們國家,卻稀鬆平常!這足以說明,我們的GDP是被嚴重低估的。我們的起點已經非常高,只要保持定力,沒有悲觀的理由。奢侈品是一個幾乎空白的領域,暫時的落後也是未來進步的空間,這方面,大有可為。供給側改革,不但能提高我們經濟發展的質量,也可以增加普通人的幸福感。說句實話,改開四十幾年,中國經濟是一個奇跡,但奇跡的背後,是無數人勒緊褲帶,日以繼夜的辛勤付出。我們已經學會創造財富,卻還不大會享受生活。很多細節值得改善,這也是未來經濟發展的強大動力和巨大空間。

所謂危機,就是有危也有機,也許在轉型期,暫時的困難也蘊藏着機遇,也許,我們可以找到全新的發展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