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3年,臨近年關家裡沒有肉,三嬸送來一個籃子母親打開後哭了

2024年3月10日 12点热度 0人点赞

即便是現在年紀大了也忘不了少年時的苦,也正是那段刻苦銘心的遭遇讓我特別珍惜現在的美好生活。

1

我記的那是1973年那一年我十八歲弟弟十歲,父親那一整年都沒在家只有母親和奶奶在家,在當時我只知道父親外出有事至於什麼事情我不得而知,本以為快過年的時候父親會回來,但是快到臘月二十八的時候父親依舊沒有回來。

我和母親知道今年父親應該是不會回來了,家裡面因為缺少父親這個勞力一年到頭不僅沒有掙到工分還欠了大隊里十塊錢,奶奶與母親整天因為家裡的吃飯發愁。

家裡的糧食也不多了如果省着吃也能湊合着把年給過去,但是這時候的弟弟還是長身體的時候整天吃一些沒有營養的東西對他的身體不利啊。

母親就想着能不能去村里借一些糧食或者是別的什麼東西,其實這一年下來母親已經借了很多次,實在是不想在大過年的時候給人家添堵。

但是停在門口的母親看着一家子的老幼只能舍下臉面再去張口了。

那時候的我也對自己和父親有着怨恨,對父親一整年不管家裡的做法感到不理解,也對自己年齡小提供不了任何幫助而懊惱。

其實母親本來不想出去借的想着一家人雖然過的苦點但是也能吃飽,只是弟弟說了一句話,弟弟說道:娘我想吃肉。

本來母親勸着小弟等過幾天再去買肉,奈何小弟說什麼都不願意非的吃肉。

那個時候村裡面都養一些豬,當然這些豬並不是個人的,而是替公家養的每到過年的時候村裡面總是殺一些豬,而養豬的人家卻可以得到一些豬下水,或者是賣豬的一部分錢。

母親當天知道誰家殺豬了於是就來到村東頭的李嬸家,母親在門口停留了很久最後還是進去了,李嬸看到母親之後連忙問道:嫂子,快來快來你有什麼事情嗎?

母親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知道今天你們殺豬,能不能借點肉等過了年我在還給你。

母親說完就往李嬸院子裡那肉鍋里看,李嬸聽着母親的話說道:行怎麼不行,你進來等一等我這就給你去切,大約過了一會李嬸拿着一塊肉送到了我母親的手上,這塊肉還是一塊煮熟的肉,母親看到後非常的高興對李嬸說道:妹妹,謝謝你了過幾天我就還給你。

李嬸說道:不着急,什麼時候有了在什麼時候還就行了。

母親與李嬸說完之後就走了。在回家的路上母親對我說道:今年可以有肉吃了,不過離過年還有幾天不能都吃了,一會回去給你們做一點嘗一嘗。

說實話我聽着母親的話又高興又心酸,高興的是可以吃上肉了,心酸的是竟然想吃點肉還的借別人的的,我想着李嬸家裡那一鍋肉心中不免有些羨慕。

回家之後弟弟看到母親手裡的肉時非常高興大聲的喊着:今天有肉吃了,有肉吃了,說完之後就去找奶奶告訴她有肉吃的好消息,奶奶看着一臉興奮的弟弟眼神中充滿着關愛和歉意,奶奶對正在切菜的母親說道:委屈你了。

母親聽着奶奶的話說道:娘,沒事等到孩他爹回來就好了。

2

當天的晚飯吃的很香,母親切了一小塊肉放在了菜里炒了炒,弟弟吃的很香母親讓奶奶和我也吃但是奶奶沒有吃,她說年紀太大了不想吃不好消化的東西了,就催促着讓我吃。

我知道奶奶是捨不得吃她想把好吃的留給弟弟和我,我在奶奶和母親的要求下吃了一點,之後就藉口吃飽了其他的就讓弟弟吃了,吃完之後母親對我們說道:剩下的這點肉要等到過年的時候再吃。

母親計劃的很好沒想到中間出了變故,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母親想拿出借的那點肉准備一下除夕的飯菜,可是怎麼也找不到了她在廚房裡轉悠了很久就是沒找到,他問了奶奶和我有沒有看見肉,我們都表示沒見過只是一旁的弟弟一直不說話,這讓母親起了疑心母親問弟弟有沒有見過,弟弟連忙說道:沒見過,我怎麼可能見過嗎

但是母親不相信她看着弟弟有些閃躲的眼神就知道她撒謊了,母親大聲的質問道: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到底見沒見?

弟弟哭着說道:讓我給吃了,本來我沒想吃但是我實在沒忍住就給都吃了

母親聽到肉竟然讓弟弟給吃了,一下子站了起來拉着弟弟就打一邊打着一邊說着:讓你偷吃,讓你偷吃,你是沒吃過嗎?你難道不知道那是留着過年吃的嗎?你怎麼就那麼饞呢?就好像母親越打越生氣越打越凶。

一旁的我立刻上前拉着母親但是母親一把把我給甩開了,我只能讓奶奶出面勸一下了,奶奶來了之後大聲的對母親說道:老大媳婦,你這樣打就把孩子打死了。

母親一聽是奶奶的聲音對奶奶說道:娘,你說那怎麼那麼饞呢,那肉是留着過年用的她竟然給吃了。

奶奶說:不就是一點肉嗎,本來就是留着給孩子吃的早吃晚吃不都一樣嗎?

母親恨鐵不成鋼的看着弟弟說道:老大和你都還沒吃呢

奶奶說道:我都這麼大年紀了不缺那一口吃的,老大年齡也大了吃不吃的也無所謂。

母親聽着奶奶這樣說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但是我能看出母親還是還是很生氣的。

可能用現在的眼光看待這個問題的話總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但是處於那個時代來說肉就是很稀缺,一年到頭能吃上肉的機會很少很少。

所以那時候的我也完全能理解母親心中的無奈,或許是我們家的爭吵聲驚動了鄰居家的三嬸,當然三嬸並不是親三嬸是我父親堂兄弟的老婆但是也很親,三嬸來到我家在聽了母親說的原因後也是勸母親不要太當回事,畢竟都是孩子吃也就吃了。

三嬸對我母親說道:你怎麼不到我家裡說啊,我們家也有肉啊。

母親說道:我知道今年你們家的日子也不好過,孩子有那麼多我怎麼好意思再去麻煩你啊,

三嬸說道:你看你說咱們都是一家子分什麼你的我的啊,今年我們家確實沒殺豬,但是明天我娘家殺豬到時候我給你拿一下,你就別跟孩子生氣了。

3

母親聽着三嬸的話對三嬸說道:你可別給我們家了,我們肉也提前吃上了明天就簡單的做一些就行了。

三嬸說道:行,你別管了。三嬸說完就走了

母親的氣也消了一大半,一身不吭的回到屋裡坐在椅子上,我知道此時的母親是委屈的是無奈的,誰不想到了年關吃的好一點誰不想到了年關一家人高高興興的。而這些簡單的要求竟然一個都實現不了。

奶奶看着母親的狀態什麼也沒說只是嘆了一口氣就回自己的房間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母親也恢復了以往干練的狀態,早早地把我們都喊了起來,雖然家裡面沒有什麼好的東西但是母親依舊准備着過年的飯菜,我看着母親忙碌的身影有些心疼。

當我們全家正准備下午的飯菜時,三嬸拿着一個籃子來到了我家,母親看到三嬸來了熱情的請到了屋裡,三嬸對母親說道:今天我娘家殺豬了給我送了好大一塊肉,我們也吃不了我就給你們送一些來。

母親領導三嬸的話說道:妹妹,這怎麼可以,本來你們就不夠我怎麼好意思再要你們的東西呢,平時的時候都是你們家照顧我們這已經讓我不好意思了。

三嬸說道:嫂子你要是這樣說就見外了,我們家那幾個孩子哪一個沒到你家吃過飯,哪一個孩子你沒照顧,行了咱姐妹倆也就別說客套話了,我的回家做飯了,三嬸說完之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母親本來想追上去,但是三嬸走的太快了就沒追上也就沒在強求。

母親看着桌子上的籃子,籃子上邊蓋着一層布,母親輕輕的掀開看着籃子裡的東西。

我上前看了看裡面的東西:有一塊兩斤肉、8個雞蛋、兩把青菜還有一個豬尾巴

母親看着這些東西站在那裡很久,站在一旁的我注意到母親的情緒有很大的波動,那一刻我看到兩滴眼淚掉到了籃子裡。

或許是我在旁邊的原因母親極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緒。

家裡沒吃的時候母親沒有哭,去借肉的時候母親沒有哭,弟弟偷吃了肉母親往死里打他時母親沒有哭,但是當三嬸給家裡拿了肉時母親卻哭了,說實話那一刻我不是很懂我也不明白母親當時是一種什麼滋味。

我當時的理解應該是感激吧。

因為三嬸的幫助那一個年我們過得也還不錯,唯一的不足應該是父親沒有回來,雖然母親不說但是我也知道母親想父親了。

到了初四的時候父親背着行囊回來了,那一刻我們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樣,母親也看着門口的父親露出了滿足的笑容,原來父親這一年是去給人做活去了,因為工期比較緊父親就打算過完年之後再回家,正好多掙一些票。

不管怎麼說父親總算是回來了並且帶回了很多的糧票,母親看着手中的糧票高興的不得了,自己的家庭終於可以慢慢的好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