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門之變」的善後工作,體現出李世民高超的政治智慧

2024年4月3日 7点热度 0人点赞

血濺玄武門系列第四篇,來聊聊為何「玄武門之變」後,大唐並未出現大的動亂,反而很快就進入了貞觀盛世。

一、

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初四。

早上剛發動「玄武門之變」,解決完皇帝李淵、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三人,李世民又下令將太子和齊王的所有兒子,不管大小全部誅殺。

李世民確實冷血,但亦有親情。

太子和齊王的女兒並未受到屠殺,並且給於保留了一定的待遇。諸如李建成的次女封為聞喜縣主,第五女封為歸德縣主。

自此,李世民算是取得了玄武門之變的初步勝利。接下來擺在他面前的難題,就是如何處理太子和齊王的舊部。

那些殺紅眼的秦王府諸將,准備將太子和齊王的一百多名親信全部誅殺。

李世民也在猶豫,殺還是留呢?

這世上少有絕對的忠誠,有的都是樹倒猢猻散。既然太子和齊王已死,這些人沒了主心骨,也就掀不起什麼風浪了。

再者,這些人裡面不乏賢臣良將,都是大唐需要的人才。

這個道理李世民懂,但是手下將領卻不一定懂,他必須照顧將領們的情緒,這些人可是剛提着腦袋一起玩過命的。

就在李世民不知道該如何說服眾將時,他的忠實鐵粉尉遲恭站了出來。

尉遲恭對眾將說:「元兇已死,就沒必要牽連到他們的黨羽,再這樣殺下去大唐就要亂了。」

這話一下子就戳中眾將的痛點。

他們之所以願意跟隨李世民發動兵變,很大一個原因是不想大唐再亂了。這些人都是經歷過隋末亂世的,早已思安定久已。他們需要一個英明的君主,帶領他們過上穩定的生活。

只有穩定,才有榮華富貴可享。

尉遲恭可是親手殺了李元吉,手提武器闖宮見駕的人,連他都這樣說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好說什麼了。

二、

當天,李世民下令停止追殺太子和齊王余黨,又借李淵的手頒布詔書大赦天下,只懲治首惡李建成和李元吉兩人,黨羽一概不加追究。

李世民寬大包容的政策顯然是起作用,詔書發出第二天,就有太子和齊王舊部出來謝罪。

六月初五,東宮翊衛車騎將軍馮立,齊王舊部謝叔方等主動出來負荊請罪。有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自然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

在李世民多次派人安撫下,躲在終南山老林的薛萬徹也走了出來。

此時的薛萬徹只是齊王府副護軍,投降後就成了一顆冉冉升起的將星。在後來的敗突厥、征吐谷渾、大敗薛延陀、征高句麗,薛萬徹都將為大唐立下不世之功。

李世民覺得這些人都是忠義之士,便下令赦免了他們,還依能力給予相應的官爵。

至於那些沒有逃跑的舊臣,李世民同樣沒有難為他們,反而摒棄前嫌、量才施用。

最典型的人,就當屬李建成心腹魏徵了。

三、

魏徵得知李建成被殺後,獨自坐在家裡束手就擒。李世民也沒讓他失望,很快就將他五花大綁帶到面前。

大殿上,李世民高坐正中,四周都是剛經歷過玄武門之變的功臣。

這些人里有很多都是魏徵在瓦崗寨的同僚,眼看魏徵落得這樣的下場,都在為他感到惋惜。魏徵反倒是無所謂,一副慷慨赴死的樣子。

李世民知道魏徵經常勸李建成殺了自己,就嚴厲地問說:「你為什麼要離間我們兄弟?」

這話一出,一旁眾將都替魏徵捏了一把汗,心想魏徵這次死定了。

魏徵笑了笑:「恪盡職守罷了,先太子要是按照我說的去做,就沒有今日之禍了。」

聽完魏徵的話,李世民皺禁的眉頭立馬就蘇展開了,臉上也多出了笑容。

他素來看重魏徵的才能,此時見魏徵說話直爽,沒有絲毫隱瞞,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的人才。便將魏徵赦免,還授為詹事府主簿。

不久後,又擢升魏徵為諫議大夫。

四、

太子李建成、齊王李元吉的黨羽散亡在民間,雖然李世民已經頒布了兩次赦令,很多人還是覺得有詐,不敢出來。

一些人就藉此告發躲藏之人,想要用他們來博個榮華富貴。

七月十日,李世民再次下令:「六月四日以前,與東宮及齊王有牽連的,不得告發,違者反坐。」

為了讓這條赦令能夠貫徹下去,七月十一日,魏徵又被委任到河北去安撫李建成、李元吉舊部,允許便宜從事。

兩個月不到,魏徵就從一個階下囚,到擁有「便宜從事」的皇帝欽差,可見李世民胸襟的博大,以及「用人不疑」的態度。

魏徵也沒有辜負李世民的期望,還未到山東,就將正押送進京的前東宮千牛李志安、齊王護軍李思行給放了。

這等於是在向眾人展示李世民的誠意,說既往不咎,就堅決不咎。你們那些太子和齊王舊部,可以放心大膽地出來做事。

李世民對太子舊部以誠相待,這些人也將以國士相報。

五、

為了讓太子舊臣能徹底放下包袱,全身心投入到貞觀朝的建設中去,李世民又做了一件讓人吃驚的大事。

十月初,登基稱帝的李世民,立刻下詔為李建成和李元吉平反(這事發生的時間是有爭議的,舊唐書的記載是貞觀二年,資治通鑒的記載則是武德九年)。

追封故太子李建成為息王,諡號「隱」,以皇子趙王李福為李建成後嗣;齊王李元吉為剌王,以禮改葬。

下葬之日,李世民在宜秋門哭送,非常哀痛。並允許魏徵、王珪率太子宮及齊王府舊僚參加送葬。

李世民這是在向太子舊臣表達態度,也是在向其背後的支持勢力釋放善意。

元兇都被平反了,那些舊臣黨羽也就沒有逆臣的帽子,從此他們就跟秦王府的人一樣,都是李世民的臣子了。

給李建成一個相對中性的諡號「隱」,不褒不貶,這是在告訴其背後的支持勢力,只要以後忠於自己就可以既往不咎。

一套組合拳下去,不管是舊臣還是李建成背後的支持勢力,基本都臣服於李世民了。

這為即將開啟的貞觀盛世,打下了穩定的基礎。

六、

安頓好朝堂大臣後,李世民還要考慮籠絡貴族,比如弘農楊氏、滎陽鄭氏。

很多人不解,為何李世民要強搶弟媳齊王妃楊氏,除了好色之外還有更深的用意。

齊王妃楊氏出身貴族弘農楊氏,李世民為了籠絡其家族,就把楊氏納入後宮占為己有。這樣做是為了維持政治穩定,對大唐江山社稷有好處。

當然,楊氏長得美麗動人,也是重要的原因。根據《控鶴監秘記》記載,在描述武則天的男寵張昌宗時,說他「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絕類巢刺王妃」。

大意是說,張昌宗有當年齊王妃楊氏的風采。

武周宰相楊再思評價張昌宗:「人言六郎似蓮花,非也;正謂蓮花似六郎。」

把一個男子說成比蓮花還美,可見張昌宗長得確實非常美艷。就是這麼美艷的人,也比不過楊妃。

可見,楊氏必然是美艷動人的女子。李世民為她神魂顛倒,也在情理之中。

同樣的,太子李建成的老婆鄭氏,李世民就沒興趣了。不過為了拉攏其背後的勢力,李世民對她還是特別照顧的。

鄭氏出身於北朝望族滎陽鄭氏,隋朝潭州都督鄭繼伯之女。這滎陽鄭氏的先祖,可追溯到周宣王分封的鄭國。東漢末年,以鄭渾、鄭泰等人為開始,逐漸發展為高門望族。

滎陽鄭氏與范陽盧氏、清河崔氏、太原王氏並稱為四姓,唐代有十二位宰相出至鄭氏家族。

有這樣的家族背景,李世民並未對太子妃鄭氏怎麼樣,只是將其安置在長樂門,親自撫養着自己的女兒,得以善終。

自此,「玄武門之變」的餘波基本消停了,大唐並未因此產生大的動亂,這跟李世民高超的政治智慧是分不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