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女幹部口出狂言「在鄉鎮誰能幹過我」,現在答案來了

2024年3月24日 7点热度 0人点赞

鏡頭前的張玥,頭發凌亂,哭的梨花帶雨,那叫一個悲切,說「不僅給自己丟人,也給縣里丟人」,全然沒了當初叫囂「在鄉鎮誰能幹過我」的猖狂與蠻橫。

2023年2月22日,山西陽曲縣閆姓老闆曬出多張聊天截圖,實名舉報時任陽曲縣凌井店鄉黨委書記張玥。閆某稱,張玥幫助自己承攬項目後,多次讓自己為她的高消費買單,此外,張玥還借機將自己之前欠閆某的36萬元,強行當作好處費抹平。

閆某此前為了接近張玥,逢年過節一直都在維護打點,平時也沒少給張玥的飯局買單,好不容易給了個200萬的項目,張玥還獅子大開口。閆某認為經營關系的成本太高,心裡極不平衡,於是就撕破臉皮,把他和張玥之間的通話錄音給捅了出來。

在通話中,張玥還多次說到,「你覺得你和我對着干,能幹過我?」「你覺得在鄉鎮誰能幹過我了?」態度極為囂張,語氣里滿是恐嚇的味道。

事情曝光之後,張玥極力否認,痛斥閆某是在誹謗。張玥解釋稱,36萬元並非自己索賄,她只是個中間人,她當初把朋友的房子介紹賣給閆某,閆某付款時還欠着36萬元,她只是幫忙催討而已,索賄之說純屬無稽之談,張玥還稱自己已經報了警。

不過,張玥話音剛落,旋即就被打臉,太原市陽曲縣兩級紀委監委組成的調查組,當晚就實錘了該事件的真實性,並在次日對張玥進行了立案調查。

生於1982年的張玥,是陽曲當地人,19歲開始參加工作,學歷是在職大專。也就是說,張玥在工作之前,學歷最多是職高或中專。中專學歷,如果放在三四十年之前,一點問題沒有,而且還很優秀,那個時代能考上中專的,基本上都是學習上的佼佼者。但對一個80後年輕人來講,這個學歷就有點寒酸了。

不過,在職大專學歷並不影響張玥的進步,而且她的仕途還非常順利。張玥小步快走,沒多少年就當上了陽曲縣侯村鄉組宣委員,成為一名副科級幹部,很快又升任正科級的陽曲縣團委書記一職。

2017年左右,張玥由縣團委書記任上,調任大盂鎮鎮長。第一次到鄉鎮當正職,有了拍板決定權的張玥,開始露出貪婪的真面目,在擔任鎮長期間,她利用職務之便,多次插手干預大盂鎮政府工程,指定自己的「白手套」企業參與。

2022年春季,張玥調任凌井店鄉黨委書記。如果說擔任鎮長時還有所收斂的話,那麼當上黨委書記之後的張玥,絲毫不加掩飾了,吃相更為難看。鄉里的工程讓誰干,全是張玥一句話,只要讓張玥滿意,企業就能拿到工程,所以張玥很快成為被「圍獵」的目標。

閆某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認識的張玥,閆某通過朋友關系和張玥搭上了線,無事獻殷勤,有事送禮品,成了名義上的「朋友」,張玥招手即來。

2022年6月,「培養」許久的閆某,終於迎來了回報。凌井店鄉相繼啟動了大棚道路硬化工程及土窯洞拆除復耕工程,這兩個項目造價共計200萬元,張玥直接拍板讓閆某做,連招投標流程都沒走,直接讓下屬給補編了一套假手續。

豈料,此次合作並不成功,閆某雖然如願拿到工程,但卻被張玥的大胃口給嚇住了,感覺非常不劃算的閆某,一怒之下就把張玥給舉報了。

看看張玥的行為,我們會發現,她年齡不大,可膽子不小,關鍵是胃口還特別大。一個200萬的項目就敢開口要36萬元的好處費。試想,這樣的官員如果到了更為重要的位置上,手中的資源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的時候,那還了得。

據閆某稱,自己給張玥飯局買的單,不到一年就花了4萬多,如果把張玥身邊所有老闆買的單都加起來呢?這些費用,到最後還是要通過張玥這只手「反饋」回來,而張玥的錢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凌井店鄉不過是一個人口過萬的小鎮,常住人口也才5000人左右,經濟狀況一般,張玥一年不知道要吃掉多少個人的全年收入。至於項目上的好處,就更說不清了。

幸好,張玥的平台還只是一個鄉鎮,還沒等她升到更高的職位就被查了。如果她當了縣長市長,那麼縣里市里就沒有人能「干過她」,只要在她的地盤,她就說一不二,想怎麼干就怎麼干,可以為所欲為,平台越高,手中的權力越大,那麼她的私慾也會更膨脹。

所幸,在張玥羽翼尚未豐滿之時,及時給她掐掉了貪婪的翅膀。

2023年11月,張玥因受賄罪已被一審判決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25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