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統和軍統曾是一家人,為何後來反目成仇?多虧了老蔣的制衡之道

2024年3月26日 19点热度 0人点赞

01、引言

作為中國近代軍閥統治的集大成者,軍閥混戰的最終贏家——蔣介石,雖然在軍事上部分時候顯得很幼稚,但是玩弄政治權術上老蔣確十分得心應手。

在蔣介石登上權力巔峰後,為防止別人對其地位的覬覦和對其權力的威脅,時刻不忘防備所有人,哪怕是他的心腹屬下陳誠、戴笠,或者他最寵信的「CC」、土木系都是如此。

軍統中統作為特務遍布全國的特務情報機構,既是蔣介石的利爪,也是蔣介石最提防的對象。

我們經常能看到在很多影視劇中,中統和軍統都是相愛相殺,互相敵視。這其中既有雙方部分職能重合的因素,但是更多的則是因為老蔣自己的制衡,必須要中統和軍統互相掐起來,老蔣才能睡得安穩。

今天我們就聊一下中統和軍統,這兩個原本同出一源的機構,為什麼後來打得不可開交。

02、軍統和中統的起源

抗日戰爭之前國民黨是沒有軍統的,只有中統,全稱是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是負責做政治工作的。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對我黨展開的大清洗、和我黨地下工作者鬥智鬥勇的都是中統,當然也就是這一時期國民黨主要的特務機構。

至於軍統的前身,此時還叫做復興社的特務處,由戴笠主持,但是很明顯一個特務處是沒辦法和中統這樣一個全黨性的組織相比較的,因此此時國民黨的諜報工作基本以中統為主。

但是伴隨着抗日戰爭爆發在即,對日諜報工作更顯重要,一個中統已經不夠用了。

准確來說是因為1936年12月的西安事變,蔣介石被軍閥扣押,雖然最後安全回到了南京,倒是經此一事老蔣心中十分不滿,西安事變這麼重要的消息情報機構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尤其是此時的特務處處長戴笠簡直就是飯桶,當然戴笠很聰明,通過自己主動去西安「隨駕」獲得了蔣介石的信任。

第二年蔣介石痛定思痛,一方面是有對日諜報和軍事情報的需要,另一方面則是對固有情報機構的不滿,最終成立直屬軍委會的「調查統計局」。軍委統計統計局,簡稱軍統。

但是此時這個軍統並不是後來戴笠的軍統,而是復興社特務處、黨務調查處這兩個組織合並而來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說中統、軍統原本是一家的原因。

這個大軍統成立後,以特務系統的「創始人」、CC系老大陳立夫為局長。其下轄三個處,第一處為黨政情報處,也就是中統的前身;第二處為軍警情報處,也就是軍統的前身。

戴笠此時僅僅是一個第二處處長。第三處則是原來的郵政檢查所,是控制民眾思想和窺探百姓隱私的秘密機構,處長是丁默邨,也的「CC」系的人。

自此國民黨三大情報機構,一個對黨,一個對軍,一個對民全部合在了一起,統稱為軍委會統計調查局。

陳立夫

03、軍統和中統分家

這三個機構合在一起更強了嗎?很顯然沒有。

因為這三個機構本身就不是一路人,第一處是陳家兄弟的CC系,第二處則是老蔣的黃埔軍校軍官為主,第三處則是勉強算是CC系的雜牌軍。

名義上雖然是一家,但是根本處不到一起去。當然之所以形成這樣的原因本質上正是因為蔣介石的制衡之道。

最開始國民黨只有CC系的中統,老蔣之所以扶持發展出了復興社特務處,本質上就是想要發展黃埔系的情報系統,來限制「二陳」的勢力發展。

如果雖然合在一起讓陳家兄弟當局長,但是老蔣肯定不願意陳氏兄弟徹底把握這個龐大的機構。在老蔣的支持下,戴笠的第二處根本不買陳局長的賬,基本是自己干自己的。

陳立夫把官司打到老蔣那裡,也經常不了了之,因為老蔣的目的就是讓戴笠發展起來,和陳氏兄弟打擂台。

1937年上半年,這個龐大的老軍統成立,隨後全面抗日戰爭開始。

全面抗戰期間,戴笠的第二處開始顯現出優勢來了。以黃埔軍官為班底的第二處軍統特務們展現出了遠超第一處中統特務的行動力和技術能力。

無論是在軍事情報的獲取、刺殺日偽特務,策反偽軍領導人等各類抗戰相關事宜上,戴笠領導的第二處都展現出了超出第一處的能力。

與此同時,在老軍統內部,黃埔系跟「CC」系已經勢同水火,在老蔣的可以挑撥下根本尿不到一個壺里去,雙方各自為戰。蔣介石也無可奈何,最終在1938年8月,這個龐大的軍統組織正式分家。

戴笠的第二處獨立出來了,但是卻繼承了軍事委員調查統計局的名號,也就是後來常規意義上的軍統。

徐恩曾的第一處,則獨立出去,掛上了「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的牌子,也就是後來的中統。

第三處則劃歸軍委會直接隸屬,改為「軍事委員會特檢處」,繼續去干自己的雜活和髒活。

04、中統和軍統反目成仇

軍統和中統本來按規定各有工作范圍,雖然老蔣一直希望他們內斗,但是老蔣希望的是斗而不破,雙方有矛盾,但是又都在蔣委員長的統治下齊心協力。

但在實際工作中哪裡有那麼容易,進入三十年代後中統和軍統都開始發展壯大,其中一個重要方向就是憲兵

作為軍隊名義上的軍法監督執行者,憲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統徐恩曾借兼任憲兵司令部政治督察之機掌握了司令部的警務處和軍法處、看守所,並將其吸收進中統組織。

但是戴笠不滿了,自己的軍統掌管軍事領域,憲兵應該是自己的才對。其實按照雙方的職權劃分,憲兵確實應該讓於軍統,但徐恩曾卻抓住不放,雙方矛盾重重。

抗日戰爭時期更是發生了多次中統和軍統矛盾計劃的事件。比如1939年中統局第三組長盧斌山東活動期間被軍統局駐魯專員厲文禮槍殺。

1941年2月間,軍統行動和暗殺專家趙理君河南與中統河南省調查室主任韋孝儒發生矛盾,趙理君直接將孝儒及其隨行八人一起活埋。

這一事件最終把官司打到了蔣介石那裡,蔣介石看無法收場只能命令戴笠處理了趙理君,戴笠只好忍痛把趙理君逮捕槍斃,這件事成為了中統和軍統矛盾激化的導火索。

此後中統和軍統徹底反目成仇,在警察系統、海軍系統等部門的爭奪上斗爭不休。當然這兩者的斗爭本質上是CC系陳氏兄弟和黃埔軍官們的斗爭。

此後雙方一直斗爭到1944年,徐恩利用國民黨中央黨部的幾部大卡車做走私生意被軍統查獲。

戴笠通過這一事件為由頭,將徐恩曾鬥了下去。1945年1月蔣介石下令撤去徐恩曾的職務,就這樣中統大Boss徐恩曾結束了自己的中統生涯,軍統獲得了勝利。

但是軍統勝利沒多久,戴笠又因為意外遭遇事故身亡。中統的軍統,國民黨內部的矛盾仍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