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歲的她相親60歲老漢,新婚夜她害羞問:你,那方面還正常吧?

2024年4月1日 19点热度 0人点赞

閱讀此文前,誠邀您輕輕一點「關注」按鈕,這不僅能讓您便捷地接收我們後續為您精心准備的精彩文章,更能讓您在閱讀的海洋中暢游時,隨時與我們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點擊、每一個評論,都是對我們創作熱情的極大鼓舞,也是我們不斷進步、持續創新的源泉



我叫陳素素,今年55歲了,在城裡的一家公司做會計。獨自一人住在老舊的小區里,日子過得清苦又孤單。

退休在即,我開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工作雖然平淡,但還算富足。可是內心深處總有一個聲音在呼喚,它告訴我:你還需要一個知心的伴侶,才能走完餘生的路。可是在哪裡能找到這樣的人呢?我常常睹物思人,憂心忡忡。

素素,你要抓緊時間找對象了!我最好的朋友常常這樣說,你都快退休了,一個人過日子多孤單啊。

我妹妹也幾次暗示我:嫂子,你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考慮相親的事情了。你要是找不到合適人選,我可以幫你介紹介紹。

盡管他們是出於好意,但每次聽到這樣的話,我的心裡就像被無形的大手緊緊攥住,喘不過氣來。

那天晚上,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睡。親友們的話在我腦海里回盪,讓我無法平靜。也許,他們說得有道理,我想。如果我一直獨自生活下去,將來只會越來越孤單。為什麼不去嘗試一下呢?起碼可以增加一些社交圈子。



就在我環視四周時,一個人影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是一位60歲左右的老人,身材略顯臃腫,但仍能看出往日風采。他的頭發耷拉着,露出一個光禿的頭頂。黝黑的皮膚因久日累月的風吹日曬而滿是皺紋。但他的雙眼卻十分有神,像兩顆黑寶石在閃亮。

他一手撐着樹杆,另一手拄着拐杖,腳步蹣跚地走到人群中。雖然年邁,他卻穿着一身筆挺的西裝,打理地衣冠楚楚。慈祥的目光在人群中掃視,似乎在尋覓什麼。

就在這時,我們的視線突然相遇了。他溫和地朝我點了點頭,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我感到一陣舊識的溫馨氛圍,仿佛我們已經相識了很久。

你好,女士。他走到我跟前,彬彬有禮地打着招呼,能否賞臉和我聊聊天?

當然可以。我點了點頭,心裡暗自緊張。

於是,話題就像小河一般潺潺流淌開來。從經典名著到社會百態,從音樂電影到烹調手藝,我們你一言我一語,侃侃而談。氣氛漸漸熱絡起來,仿佛我們是多年的知己。

哦,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家做晚飯了。過了許久,他突然看了看錶,驚呼一聲。



是啊,我們都聊了好幾個小時了。我有些惋惜地說。

就在告別時,他拿出一張名片,塞到我手裡:我叫劉建國。如果你願意,我們改天再聊聊如何?

劉建國的名片就這樣躺在我的包里,有一陣子了。每當我無意中看到它,心裡便會浮現起當天的情景。那天的相遇就像一陣清風,吹拂在我的心頭,留下了些許陣陣馨香。

也許,就是這位老先生了。我常常這樣想。不知怎的,我對這個陌生老人產生了一種好感和期待。他溫文爾雅,見多識廣,給人一種質朴的吸引力。盡管年事已高,卻仍保持着舊時謙遜有禮的作風。

就在有一天,我終於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沖動。拿起手機,我猶豫了一陣,終於按下了撥號鍵。很快,電話那頭便傳來了沉穩有力的聲音。

您好,是陳小姐嗎?真高興您能主動聯系我。



就這樣,話題如行雲流水,兩人你來我往地聊了起來。不知不覺間,已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既然這樣,不如我們再見一面,好好聊聊天?他善意地提議。

我想也沒多想,就爽快地答應了。於是,我們約定了時間地點,准備再度相見。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我穿着一件淡雅的長裙,來到了劉建國指定的一家雅致餐廳。他已在那裡等候多時了。看到我的到來,他連忙起身,恭恭敬敬地招呼我落座。

素素小姐,你總算來了。讓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沒關系的,劉先生。我也是剛到。我笑着說。

餐廳里的氣氛素雅溫馨,壁掛畫淡雅秀麗,桌旁盆栽錯落有致。我們就這樣坐在靠窗的位置,享受着這份寧靜。



聽說你是做會計的?工作辛苦嗎?他關切地問。

其實也還好,就是有時加班多了些。我謙遜地說。

就這樣,話題再次撥開了。我發現,劉建國不僅博學多聞,思維縝密,而且對身邊的人和事了如指掌,讓我敬佩不已。從藝術到歷史,從社會到國家大事,他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我們就這樣邊喝茶邊聊天,時間一點點地流逝。當天色開始黯淡時,我們才戀戀不舍地告別。走在路上,我問自己:這個老人,真的能成為我心中的知音嗎?

那次相見後,我和劉建國就像打開了某個心靈的開關,時常保持着聯系。有時是他主動約我出去踏青,有時是我邀請他一起看場電影。就這樣,我們的感情在無形之中迅速加溫。

劉建國對我而言,是一個永遠滔滔不絕的知識寶庫。無論是詩詞歌賦還是茶酒收藏,他都略有涉獵,讓我如飢似渴地從他口中汲取知識的甘露。同時,他懂得用詼諧幽默的言語融化我的憂郁,讓我常常被他樂觀豁達的人生態度所折服。



而對於劉建國來說,我則成了他的傾訴對象。他常常向我訴說自己內心的困惑和焦慮:子女分散在外地無暇顧及,生活起居無人照應,經濟收入又所剩無幾。我總是盡量給予安慰和建議,讓他感到些許慰藉。

就這樣,我們的相處模式日趨熟稔,漸漸培養出一種心靈上的親密無間。回想起來,我甚至記不清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對他動了心,只知道已經無可自拔地迷戀上了這個朴實的老人。

難道,這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的感覺嗎?我常常在心裡默默思忖。也許吧,畢竟我們都已年過半百,內心早已成熟穩重。但當我看到他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時,耳畔仿佛仍能聽到年輕時戀愛的心跳聲。

劉建國,你會成為我生命的終點站嗎?在我人生的最後一程,能否有你相伴,讓我不那麼孤單?我的內心如斯呼喊,等待着愛情的降臨。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地過去。轉眼間,我和劉建國已經相識整整一年了。那一年,我們像一對熱戀中的小情侶,形影不離地度過了春華秋實四季變換。

直到有一天,我們外出踏青,來到一處郊野公園。那裡樹木蒼翠,綠意盎然,到處洋溢着撩人的春意。池塘邊,有幾棵楊柳垂垂老矣,宛如白發蒼蒼的老人在凝望着時光的流逝。

我們並肩而行,聊着天南地北的話題。突然,他沉默了片刻,神情肅然。



素素,我有話想對你說。他地開口。

什麼事啊,劉先生?我一頭霧水。

我的心頭不由得漏跳了一拍,難道是我所想的那樣?我慌亂地點了點頭。

我的確對你另眼相看,也希望你能成為我最後的知己。但如果你並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強。他誠懇地說。

我的眼眶不由自主地濕潤了,這番話像暖陽般照拂在我的心頭。過了半晌,我才壓抑住內心的激動,輕聲說:

我也是這樣想的,劉先生。咱們都已年紀不小了,何必再壓抑內心的渴望呢?只要你願意,我無怨無悔。



說完,我將雙手輕輕覆在他的手背上,感受着他的溫暖。那一刻,我們似乎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祈盼和期許。

就這樣,在春日暖陽的簇擁下,在鳥語花香的見證中,我們含情脈脈地相視一笑,就此結為連理。朋友們都被這個消息高興壞了,紛紛舉杯祝賀。

很快,我們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那是一個尋常的下午,只有幾個親朋好友在場。紅白喜事很是簡單,一切從簡。但當我穿着雪白的婚紗,與他攜手走過紅毯時,我的內心激動得幾乎招架不住。我們就這樣老年雙雙對對,用最後的時光為彼此開啟了新的生命。

聽到這番話,我的心頭一陣狂跳,熱血幾乎要從眼眶裡噴涌而出。緊接着,他輕輕地將我擁入懷中,在我的發間落下了一個濃濃的吻。那一刻,我仿佛置身於春日盎然的鮮花叢中,芳香撲鼻而來,令人心曠神怡。

過了半晌,我才從激動的迷醉中清醒過來。我紅着臉,害羞地低下了頭。我知道,今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我們將在這里互訴衷腸,盡情把這些年壓抑的感情一吐為快。

說完這句話,我幾乎要將整張臉埋入手掌心。但沒想到,他聞言後反而從容一笑:放心吧,我們老年人的那方面,只要保持良好的生活作息,並沒有任何大礙。更何況,我們總算湊對了一對知音,今後的日子才是人生的最後?呢!

聽罷這話,我如釋重負般長吁一口氣,終於卸下了內心最後的顧慮。接下來,便是一夜溫存。那一刻,我仿佛重新變回了二八年紀的迷人少女,與心上人你儂我儂,盡情撒野。直到天色微曙,我們方才慢慢沉沉睡去,恬然一夜好夢。



新婚燕爾的激情很快就過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婚姻生活的平淡和考驗。

從最基本的生活作風到飲食起居,從處理家務到理財開支,我們在一起生活才發現,原來彼此的習慣如此不同。比如劉建國就喜歡一切干淨整潔,而我做事比較馬虎;他講究勤儉持家,而我往往比較任性些。

起初,這些小事我們都盡量包容和忍讓。畢竟年紀大了,脾氣自然也就好了許多。可是,日子一久,這些雞毛蒜皮般的小事便漸漸積累起來,成了可怕的定時炸彈。

有一次,劉建國批評我把廚房弄得一團糟,我當時就反駁道:我做家務不就是為你服務嗎?你有什麼資格說三道四?

他很生氣地回敬道:要不是看你年紀大了,我才沒說什麼重話。你這不是嫌棄我老了嗎?

就這樣,我們為了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爭吵不休。吵到最後,誰也不服誰,兩人重重地摔上了門,誰也不理會誰。那天晚上,我們背靠着背,冷戰了一整夜。



劉建國酷愛養花種菜,把家裡的陽台和小花園打理得花團錦簇。而我則愛干淨,覺得他常常把泥土和樹葉帶進屋裡,弄得到處是一片狼藉。

我經常對他大聲叱責,你怎麼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看把地都弄得多髒啊!

而他也會不以為然地反駁我:弄些泥土有什麼了不起?要想乾乾淨淨,那你還不如去住公寓算了!

有時候,我們也會為了家裡的開支大小吵個不可開交。他認為應該力求節儉,而我卻喜歡適當揮霍,大手大腳地買些自己喜歡的東西。

你知不知道開銷有多大?他會對我大聲呵斥。要是這樣揮金如土下去,我們遲早要吃不了兜着走!

看看你吧,就知道小氣了!我也毫不示弱地還嘴。人活着不就是為了過得滋潤嗎?

就這樣,我們像兩個陌生人般,總是為了生活的點點滴滴而爭吵不休。曾幾何時,曾以為能相濡以沫的兩個人,現在簡直成了一對冤冤相報的冤家。



就在我們感情幾乎要破裂的時候,我突然醒悟過來:我們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必須想辦法化解矛盾,重拾當初的那份感情和默契。

有一天早上,我們像往常一樣窩在被窩里互相冷着臉。突然,我打破沉默,說了一番話:

劉建國,我們這樣下去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們是真心相愛的一對老年夫妻,為什麼要為了一些小事傷了和氣呢?

他沉默了半晌,才緩緩說道:你說得很有道理。我們在外人看來,也許是一對相親相愛的老年人,可如果連我們自己都看不慣對方,那還有什麼意義?

我點了點頭,心裡百味雜陳。接着,我深吸了一口氣,坦白說:也許是我們都太固執了,只顧自我,而忽視了對方的感受。要想繼續好好過日子,我們就必須去理解彼此的內心世界。

劉建國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對啊,我們都年過半百了,早就不應該那麼任性和固執了。今後,不如我們多溝通交流,設身處地為對方着想。只有這樣,才能真正體現夫妻之愛。



從那天開始,我們真正下定決心,要以最大的耐心和誠意去了解對方,化解多年累積的隔閡。每當有分歧或不愉快時,我們都會主動平心靜氣地傾聽對方的想法。雖然一時半會兒無法完全理解,但至少我們在努力嘗試。

對於我們這對暮年夫妻來說,保持開誠布公的態度是最重要的。畢竟我們都已不比從前,唯有掏心窩子地將內心的酸甜苦辣一吐為快,才能真正解開彼此心中的結。

就這樣,我們的生活被注入了新的活力和義。婚姻不再是彼此厭棄和折磨,而是化解分歧、互相理解的過程。或許,這才是幸福真正的含義吧。

一天,我們通過誠懇的談話達成了一個共識:今後,我會盡量克制住自己的任性和浪費習慣;而劉建國則會注意保持家裡的整潔衛生,別再到處留下狼藉。

就這樣,我們攜手重新開啟了婚姻生活新的一頁。劉建國開始格外注意不把泥土帶進屋裡,我也學會耐心打掃衛生。他也不再過多地批評我亂花錢,而是諒解地說:不過分就行了,過日子就是為了開心。

一次,他在花園里辛勤勞作時,我主動端了一杯涼茶給他解渴。他接過茶杯,笑眯眯地對我說:你可真是越來越體貼了。

看着劉建國那張因汗水而泛紅的老臉,我的心頭總會油然湧出一股暖流:我們就要這樣相濡以沫、白頭偕老了。也許,世上沒有絕對的恩恩愛愛,但只要互相體諒和包容,一切矛盾都不成問題。



重新燃起信心後,我們的婚姻也終於重拾了當初的那份溫馨和知心。

有一次,我們外出踏青時,不小心迷了路。當時已是黃昏,周圍鮮有人煙。我嚇得不輕,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可劉建國卻依舊沉着冷靜,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四周,似乎在尋找什麼線索。過了一會兒,他突然揚起手,指着前方說:往那邊走!我在地上看到了一個路標,大概就是回城的方向。

我點點頭,跟在他身邊,內心稍感安慰。果然,過了半個多小時,我們真的順利回到了家中。

當天晚上,躺在床上時,我對劉建國說:要不是有你在,我肯定會被嚇壞的。你真是我的主心骨啊!

他笑了笑,用力握了握我的手:傻丫頭,你忘了嗎?我們不是夫妻麼,就得彼此扶持、互相信任啊。



我點點頭,突然體會到了愛情的真諦:那不僅僅是肉體和金錢的結合,更是精神層面的貼合。只要有了對方的全然信任,就什麼困難都不怕了。

從此以後,我們就像一對剛戀愛的小情侶,恨不得形影不離。每當有事需要商量時,我們都會虛心聽取對方的意見。就連最微小的分歧,也能通過溝通和妥協找到兩全其美的解決之道。

就這樣,我們的感情越來越穩固,婚姻之路也越走越遠。我發現,原來年齡的增長並不會消減愛情,反而能讓它變得更加淳樸純粹、歷久彌香。

就讓我們這樣白頭偕老、手牽着手,一起走到生命的最後一程吧。

就這樣,時光一去不復返,我們的生命也在一點一滴地凋零。轉眼間,我們已經相守了將近20個年頭。

起初,我們還會為了生活的一些雞毛蒜皮小事而爭吵。但後來,隨着年歲的增長,我們都變得更加通達和寬容。即使偶爾發生口角,也不會像從前那樣劍拔弩張,最後總能心平氣和地化解。

我們的脾氣越來越好,彼此都放下了過多的執念。他學會尊重我的一些小習慣,而我也不再過多地干涉他的生活作風。這份默契和理解,正是我們婚姻能走到如今的關鍵所在。



退休後,我們騰出了更多的時間陪伴彼此。有時候,我們會手牽手,漫步在小區的綠化帶上。那裡有座小橋流水,曲徑通幽,宛如世外桃源。我們常在那裡坐上一晌,聊聊天,餵餵鴿子,盡情地沉浸在這份寧靜的氛圍中。

有時,劉建國也會帶着我去公園里呼吸新鮮空氣。那裡常年花木扶疏,綠蔭滿地。我們便在長椅上乘涼消食,看着三三兩兩的遊人往返穿梭。偶爾,也有幾只可愛的小朋友跑到跟前,嬉笑鬧。看着他們天真無邪的模樣,我們的心中也會湧起一陣陣暖意。

啊,如果我們的兒孫也能到跟前來,那該有多好啊。我常常這樣感嘆,眼神黯然。劉建國會輕輕拍拍我的手背,說:別難過,咱倆不是還有彼此嗎?有些遺憾終歸難免,但相濡以沫的確是上天對我們的恩賜。

是啊,婚姻生活實在是太不易了。幸好,在最後的時光里,我們都找到了彼此的知音。盡管生活的路還很長,但只要你我並肩同行,就定能走到盡頭。

有時,我會忍不住想:如果有一天,我們中的一個先離開了人世,剩下的那個人該作何感想?是會傷心欲絕,還是釋然接受命運的安排?

也許,那個時候的我們都已經做好了思想准備。畢竟,人生苦短,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規律,沒有什麼可迴避的。在這最後的時光里,我們已然將全部的愛都獻給了彼此,無憾無悔。

我想,如果我先離開的話,劉建國定會傷心落淚。但他終歸會振作,獨自好好生活下去。因為他知道,我永遠都在身邊注視着他、鼓勵着他。只要他想起我們相濡以沫的點點滴滴,就能給他足夠的勇氣和力量。

而如果劉建國先離開,那我一定會更加的孤獨和彷徨。畢竟,他才是我生命中的主心骨。但我想,只要我們曾經真心相愛過,他的精神就永遠同在,時刻指引着我。

所以,我們其實並不需要太過悲傷。畢竟,死亡和離別只是短暫的,而我們的情誼卻會永恆流傳。無論在天之靈還是在人間,我們的靈魂必將永不分離。

在漫長的人生路上,我們努力行走,最終總會抵達生命的終點。而在那個時候,我定會扶着你的手,安心離去。因為我們已經找到了生命的真諦和意義 – 就是互相珍視,把有限的生命過得充實而精彩。

夕陽西下,我們坐在家中的小陽台上,靜靜地看着霞光萬丈。耳邊傳來陣陣蟬鳴,分外悅耳。一縷暖風拂面而來,帶着些許青草的氣息,醉人心脾。

我們就這樣默默相偎,享受着這份寧靜和溫馨。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來,劉建國才輕輕開口說:生命的路程就要走到盡頭了,可我卻沒有絲毫憾恨和可惜。因為在最後的歲月里,上天讓我們相遇相知,不是很幸運嗎?

我想了想,不由得熱淚盈眶。我緊緊握住他粗糙的大手,深情款款地說:是啊,我們都是有福之人。就讓我們這樣相濡以沫,化作天之玄鳥,永不分離吧。

也祝願所有的愛情都能長長久久,跨越時空的阻隔,直到永生永世。當你我年華老去,親朋離散,剩下的就是這份赤誠純粹的感情。讓它如同永不熄滅的火把,照亮我們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