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祖先真相大白,並非徐福後代,DNA檢測令日本人不願接受

2024年4月24日 7点热度 0人点赞

說起日本人,中華民族與日本人的淵源由來已久,有過交流,有過臣服,也有過摩擦,直到現在,很多人還經常對日本人民的祖先進行親切問候,兩國的文化和經濟交流也越來越密切,一些歷史會被永遠銘記。

中日兩國文化有太多太多相似之處,小到器物服飾,大到語言文字,似乎種種跡象都表明,日本人的祖先和中國人有很大的關聯,那麼,日本人的祖先究竟是從哪來的?

中國人是日本人的祖先?

人種的遷徙和演化向來是一本糊塗賬,只能通過一些殘枝末節的考古發現來進行推測,畢竟誰也不能回到幾千年前,而隨着時間的推移,一些能夠作為證明的關鍵信息也已經遺失了。

但人類有獨特的計史方式,那就是語言,許多口口相傳幾千年的傳說也許能讓我們窺見一絲消失的時光。

「蜃樓東渡」這個傳說想必很多人都聽說過。徐福是一位方士,秦王嬴政橫掃六合,一統天下,自認為功過三皇,德高五帝,自稱始皇帝

環顧華夏大地,再也找不到一個值得始皇帝拔劍的對手之後,他唯一還想要征服的對象就只有時間了。

因此,始皇帝在生命的最後幾年痴迷於追求長生不老,派遣了大量方士為他煉制長生不老藥。

但很快他發現那些人不過是一幫江湖騙子,所以就坑殺了一部分滿嘴跑火車的方士。

但是也有一位方士帶着自己動人的故事敲開了始皇帝已經封閉的心房,他就是徐福。

徐福對始皇帝說自己在東海上發現了蓬萊仙山,仙山漂浮在海上,遠遠地能望見山上有仙人凌空飛躍。

徐福本想前往仙山為始皇帝求取不老仙丹,但一條奇異的大魚攔住去路,無奈返回。

始皇帝相信了徐福的話,為他打造了一艘龐大的如同海市蜃樓一般的大船,並讓他帶領三千童男童女,數千工匠,攜帶穀物種子以及金銀器皿,去往蓬萊仙山求取長生不老藥。當然了,這艘船還裝備了對付大魚的龐大弩箭,並以「蜃樓」命名。

《史記-秦始皇本紀》對徐福東渡的記錄就到這里結束了,徐福東渡到底去了哪裡不得而知,《史記》之後,《漢書》、《後漢書》、《三國志》以及一些其他先秦典籍都提到徐福出海發現了一處風調雨順無主之地,自立為王,只是地點眾說紛紜。

直到唐朝,徐福東渡的終點才被廣泛接受為日本。就連詩仙李白也在《古風》中提到了這一點。

有了唐代的先例,後代文人對徐福的描述越來越細致,事跡也越來越多,但都禁不住推敲,一個消失於海上的方士,怎麼會如此多廣為流傳的故事呢?

這個事從日本歷史中可以找到蛛絲馬跡,日本最早的史書《古事記》對徐福隻字未提,按道理說那個時代距離徐福東渡時間最近,如果真的發生了如此大規模的東渡,那麼一定會在歷史上留下一些只言片語。

直到公元1339年,《神皇正統記》中才出現了徐福的身影。在日本江戶時代,更是出現大量徐福領兵作戰的傳說,甚至跟日本當地酋長的女兒生死虐戀的戲碼,更有甚者,還有傳說徐福就是日本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日本各地還跟風發現了「塵封已久」的徐福遺跡……似乎日本人更願意接受徐福是他們的祖先。

但有趣的是,中國沿海地區的眾多徐福祠,徐福出海處等遺跡都是在傳說流傳開來之後才人為修建的,有些甚至還晚於日本徐福遺跡出現的時間。

這就意味着,徐福東渡到日本這個傳說很可能是中日兩國人民以訛傳訛,日本人在唐代派遣遣唐使到中國學習,得知了徐福東渡的故事,日本人認為如今的幸福生活一定是那位秦朝是的傳奇人物帶來的,因此編撰出了各種傳奇的故事來豐滿徐福的形象。

而對徐福去向一無所知的中國人民聽到隔壁日本人的傳說,信以為真,最終共同塑造了「蜃樓東渡」的故事。

可惜,歷史的真相不是傳說故事,徐福東渡雖有記載,但沒有任何證據佐證,無法證實也無法證偽,既存在又不存在。

不過,客觀的分析一下徐福出海的配置,三千童男童女,還有工匠,甚至帶走了糧食作物的種子,這擺明了是沒安好心,不打算回來了呀,徐福更有可能是看始皇帝對方士態度發生轉變,於是編造了一個撩動始皇帝心弦的故事,帶着始皇帝賜給他的資源逃命去了。

如此來看,徐福肯定不是日本人的祖先,那日本人的祖先會是從哪來的呢?

人種遷徙理論

從地理上來看,古代日本列島上的人種與如今中國大陸的版圖有着必然聯系。

日本列島東、南兩個方向都是無邊無際的大海,西、北則是今天的朝鮮半島山東半島方向,再聯繫到我們人類共同的祖先智人走出非洲時,只可能是沿着海岸自西向東,再向北遷徙,然後再跨過海峽,進入日本列島。從這點上來看,古代中國與日本的人種聯系要遠遠早於秦朝。

從日本目前的考古發現來看,日本目前發現最早的具有人類生活的遺跡來自三萬年前,這時的日本列島已經進入石器時代,可以運用一些簡單的狩獵工具

能夠被具體捕捉DNA片段的日本古人類來自距今大約一萬六千年前。

當時地球處於最後一次冰河時代末期,海平面比如今大約低40米,在現今朝鮮半島和日本北海道附近可能出現了陸橋,使得來自如今中國東北部和朝鮮半島的古代人群跨越被冰封的海峽,來到了日本列島。

這批古人類仍然以狩獵、捕魚和採集為生,但已經能夠製造繩紋花樣的簡易陶器,因此被命名為繩紋人。

據考古學家推測,古代日本繩紋文化可能延續了上萬年之久,從距今一萬六千年前一直到距今兩千三百年前,在如此長的時間跨度里,日本列島與大陸之間的人種聯系應該發生了很多次。

但從考古發現來看,繩紋人在漫長的歲月里一直沒有進化到農耕社會,也沒有發現更加先進的農作工具,文明進程似乎一直停滯不前。

考古學家由此推斷,隨着最後一次冰河時代結束,日本列島和朝鮮半島之間的陸橋消失,已經來到日本列島的繩紋人失去了與大陸之間的聯系,雖然氣候變暖,海平面上升讓日本列島變得氣候宜人適合生存,但也同樣讓島上的繩紋人失去了獲得外來技術的途徑,在漫長的歲月中獨自進化。

時間來到公元前3世紀,日本列島的文明發展歷程迎來了一次巨變,帶有明顯不同風格的精美陶器出現,甚至出現了青銅器和鐵質農具,這個時代的日本人還開始種植水稻。

如此先進的農耕技術不可能是困局孤島的繩紋人突然領悟的,只能是外來輸入。由於第一件帶有新時代特色的陶器出土於東京彌生町,這批闖入者被稱為彌生人

從目前的應發現的彌生人和繩紋人的遺骸對比發現,兩個人種具有明顯差異,新來的彌生人身材更加高大,骨骼形態也大不相同,彌生人的牙齒是中國型,而繩紋人的牙齒則是更加古老的巽他型。

新來的彌生文明擁有先進的生產技術和生產工具,還擁有更加致命的武器,原住民繩紋人在斗爭中只能節節敗退,最後被驅趕到今天的北海道一帶。彌生人則占據了日本列島大部分土地。

在彌生人和繩紋人的斗爭中,一部分繩紋人被融合到彌生文明中,另一部分繩紋人則退居日本列島北部。兩個民族共同繁衍出了如今的日本人。

從最新的基因研究也證實了這點,研究人員對東京地區上百名毫無血緣關系的日本人進行了基因檢則,結果顯示與彌生人的基因片段十分相似,而對北海道地區的基因檢測則發現,所有參與檢測的日本人都有一組獨特的基因,與繩紋人十分相似,這種基因應該是從被驅趕的繩紋人那裡遺傳來的。

總體來看,日本最初的原住民繩紋人應該來自亞洲東北部,只是陷入了孤島,獨立進化了上萬年,並沒有原始石器文明進化到農耕文明而彌生人的祖先大概率來自中國北方地區今天日本的主要民族大和民族就是彌生人和繩紋人雜交融合的後代。

同時經過DNA對比,日本人的基因組中有百分之一與中國雲貴高原的古人基因相似,有百分之三十與東南亞古人基因相似,由此推測,除了繩紋人和彌生人外,在遠古時代,還有一些來自中國西南部的古人類經朝鮮半島進入日本列島,還有一部分日本人的祖先從菲律賓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地區進入日本,這也解釋了為何日本本土文化比較復雜。

各個古人類人種血緣互相雜交融合才誕生了如今的日本人,而不是日本民眾心心念念的徐福,這場跨越千年的日本人祖先之爭也畫上了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