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朝鮮(469)朝鮮奧運冠軍的待遇非常好

2024年2月6日 19点热度 0人点赞

第469集

關於朝鮮奧運冠軍的待遇我有所耳聞,他們待遇確實相當好,因為奧運冠軍為國爭光,在朝鮮這個集體主義盛行的國傢,奧運冠軍能給人們帶來極大鼓舞。我笑著問麻子哥,如果參加運動會,沒有獲得任何獎牌會怎麼樣?麻子哥道,沒有獲得獎牌,就沒有待遇啊。

我笑著麻子哥,我聽說沒獲得獎牌,可能被送去挖煤?麻子哥,那是胡說八道,沒有的事。我在雨中開了幾分鐘,在進入惠山市區的一個路口,麻子哥讓我停車。我停車後,他匆匆下了車,他和小鄭約好在附近見面,我本想見見小鄭是什麼人,但麻子哥保密工作很到位,不讓我見小鄭。

他拎著箱子,冒雨匆匆朝遠處跑去。我淡淡一笑,開車朝惠山市區駛去。回到表弟店裡,李春香和表弟都在。見我回來了,表弟笑著問,表哥,下這麼大雨,你幹什麼去了?我跟表弟道,閑得無聊,開車在惠山街頭逛了一圈。

表弟道,惠山沒什麼好逛的,地方小,也沒有高樓大廈。我跟表弟道,要都是高樓大廈,我就不愛逛了。對了,你店裡有給顧客送貨上門的服務嗎?表弟道,我想過學你提供送貨上門的服務,但店裡生意一般。

我跟表弟道,送貨上門的服務可以搞起來,我想介紹一個人到你店裡送貨。表弟嘿嘿一笑,你想介紹誰到店裡送貨呀?我看著表弟回答,金正陽。表弟為難地道,你知道的,他蹲過監獄。我跟表弟道,這個我自然知道,金正陽本性不壞,他到店裡送貨挺合適的。

表弟道,金正陽當年是惠山有頭有臉的人物,他要到我這裡工作,我擔心他不受管。我跟表弟道,這個你完全可以放心,他如果不受管,隨時可以開除他。他在監獄裡經過勞動改造,已經改過自新了。

表弟一咬牙道,既然表哥開口了,那就讓他到我店裡試試吧,不過店裡生意一般,給的工資不高,不知道他願不願意。我跟表弟道,他肯定願意,工資你隨意給就可以了,夠他吃飽飯就行。

表弟道,那行,改明日你喊他到店裡談談。我笑著道,我剛才見到他,和他談過這件事,我看他生活遇到困難,擔心他走上歧途,才想著幫他一把。表弟無奈地道,我明白,表哥是個大好人嘛。

下午一直下雨,店裡沒有生意,我和表弟還有李春香在店裡侃大山。下午五六點雨才停,表弟讓我和他一起回傢吃飯,上午表弟妹也喊我晚上回去吃飯,我本來答應她了,但想到林慧玉晚上約我吃飯。我跟表弟說晚上有事,明天再去看望舅舅、舅媽。

表弟沒有強人所難,問我這兩天住在哪裡?我看了李春香一眼,她的臉紅了,我跟表弟說住在惠山涉外賓館。表弟說涉外賓館環境好些,如果我不介意,可以去他傢住,我當即拒絕了。

表弟離店,天色漸暗,店裡隻剩下我和李春香。我看著李春香道,晚上幾點下班,一起去吃飯吧?李春香搖頭道,晚上七點多下班,我不出去吃飯 ,你去吧。我跟李春香道,今天下雨,店裡沒顧客,可以早點關門。

李春香道,這幾天生意不好,我要在店裡多守一會兒。李正泰每個月給我開那麼多工資,我得為他的店子負責。我跟李春香道,那好吧,你早點回去吃飯,我先走了。李春香送我到店外,朝我揮揮手,目送我離開。我驅車去林慧玉所在的國營商店,等我到達國營商店時,商店早已關門,林慧玉挎著包,站在門口等我。

我到了之後,她快步朝我走來。上車之後,我笑著問,下班多長時間了?林慧玉道,快一個小時了。我驚訝地問,你們國營商店這麼早關門啊?林慧玉道,每天下午五點多關門。我笑著跟林慧玉道,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林慧玉道,沒事,反正下班早也沒事幹。我問林慧玉,想吃點什麼呢?今晚我請客。林慧玉笑道,胡老板這是瞧不起人,嫌棄我窮啊。我連忙否認,我都是窮人,怎麼會嫌棄你們窮。林慧玉嫣然笑道,說好晚上我請客吃飯,胡老板要搶著請客,這不是嫌棄我窮嗎?

我笑著解釋,我沒哪個意思,以咋倆的交情,誰請客都一樣,下午我見過金正陽。林慧玉一怔,問道,他現在還好吧?我跟林慧玉道,他差點走上邪路,幸好我勸住了他。林慧玉並不感到意外,淡淡地道,他找我借錢的時候,我就猜到他又打算幹壞事了。

我不解地問,那你還借錢給他。林慧玉道,畢竟和他那麼多年的交情,他跟我開口了,我也不好拒絕。我跟林慧玉道,說的也是,他現在過得不好,因為坐過牢,很多人都在背後議論他。林慧玉道,是啊,他其實也想有一份工作,但沒有單位願意要他。我跟林慧玉道,現在你不用擔心他了,我介紹他到我表弟電器店送貨了。

林慧玉驚訝地問,李正泰肯要他?我跟林慧玉道,我是他表哥,我開口了,他肯定會給我個面子。我跟林慧玉道,那太謝謝你了。我試探性問林慧玉,金正陽好像還沒完全放下你,你有沒有想過,你們可以重新……

林慧玉打斷我,不可能的,那時候我年輕不懂事,現在大傢都不年輕了。我不希望他過得很慘,才想著幫他,並沒有和他重新開始的打算。我跟林慧玉道,我明白了,你的決定是正確的,很多事過去就過去了,再也回不到當初。

我和林慧玉本打算找個餐廳吃飯,誰知道麻子哥給我打來電話。我按下接聽鍵,電話那頭傳來不是麻子哥的聲音。那人冷冷地道,你是臭麻子的朋友吧?我冷靜地問,你是什麼人?那人道,金正陽在我這裡,你不想他斷一條腿,趕緊準備兩百美金送過來。

我繼續追問,你到底是誰?那人道,你不用管我是誰,臭麻子欠我錢,你不想他有事就趕緊送錢過來。那人掛斷電話後,很快給我發來一個地址。

林慧玉一臉疑惑地問我,出什麼事了?我如實回答,金正陽那邊出了點事,說他欠人傢兩百美金,如果現在不送錢過去,就打斷金正陽一條腿。林慧玉生氣地道,他一直和那些不正經的人來往,我就知道肯定會惹禍上身。

我問林慧玉,現在怎麼辦,是去吃飯還是去送錢?林慧玉道,他自己惹得禍自己解決。我跟林慧玉道,我們還是過去看看吧。林慧玉想了一會兒道,那好吧,我們要不要先報案。

我跟林慧玉道,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情況,暫時不要報案,我們先弄清楚什麼情況再做決定。林慧玉道,都聽你的。那人發的地址在惠山郊外,我們到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見面的地方是個廢棄的木材廠,離白天我和麻子哥見面的木材廠很近。

下車後,外面又開始下濛濛細雨,周圍行人很少,我有點心虛,萬一對方是個不講道理的主,那就不好辦了。當然了,我也做好了認慫的準備,如果情況不對,我就帶林慧玉離開,我沒那麼高尚,為了麻子哥和別人拼命。

我之所以來和那人見面,不僅僅是因為麻子哥,還因為假鈔事件,白天麻子哥買了幾十萬朝元的假鈔,後來經過我的勸說,決定棄暗投明,把假鈔退貨。我猜肯定是退貨環節出了問題,麻子哥才遇到麻煩。

我也想會會賣假鈔的人,鄭世俊查這事兒很長時間了,也抓了一些人,似乎沒有從根源上解決這件事。我要是能給鄭世俊提供一些線索,說不定會受到他的表揚。木材廠周圍漆黑一片,我讓林慧玉在車上等我,沒想到她拿著手電筒,和我一同走向木材廠。

因為是雨天,地上濕漉漉的,林慧玉一手墊著電筒,一手扶著我的胳膊前進。木材廠裡靜悄悄的,我們還以為走錯了地方。正打算離開的時候,木材廠後院突然亮起幾盞手電筒,齊刷刷照在了我和林慧玉身上。

我們被突如其來的強光照得睜不開眼,下意識伸手擋在眼前。很快五六個朝鮮男人來到我跟前,為首的男人三十多歲,其他人年輕些。為首的男人打量我和林慧玉一眼,笑著道,你們膽子很大。

【註:這兩天好多熱心讀者給我留言私信,說有人抄襲我的文章,並發來抄襲的鏈接和截圖,我大概統計了一下,五六個號有抄襲嫌疑。我仔細看了一下他們的內容,發現很難舉報。

他們的標題和我的一樣,但裡面的內容打亂了,應該是套用我的內容,用AI重新整的。我嘗試舉報過,但沒通過。這些號算是相對客氣了,有些號會一字不漏地搬運過去。我曾一口氣舉報了幾十個號,手都舉報得發軟。

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過一段時間又會冒出很多抄襲搬運號。以前很生氣,現在覺得無所謂了。最後感謝大傢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