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凡人繁年奔跑吧,送奶工:每天凌晨,25000步“使命必達”

2024年2月6日 7点热度 0人点赞

開欄的話: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間。

這一年:終日奔波,一刻不閑;

這一年:為己打拼,為人付出。

今天起,在“新春走基層”系列報道中,本報開設“凡人繁年”欄目,走進身邊平凡人的新春:既有著日復一日的忙忙碌碌,更有著收獲幸福的甜甜蜜蜜。

平凡的人吃苦耐勞,平凡的人奔跑追夢,平凡的人做出的是不平凡的貢獻。天道酬勤,凡人繁年——走過繁忙辛勞,迎來繁花似錦。

圖說:光明乳業送奶工黃緒德 采訪對象供圖

凌晨4時,正值一天中最冷的時候,申城氣溫已降至冰點,空空蕩蕩的街頭,更顯寒意逼人。當記者在普陀區昌化路977弄小區門口見到44歲的黃緒德時,他已送完3個小區的牛奶,看記者凍得瑟瑟發抖,他打趣道:“跟我跑兩棟樓,保證你身子就熱乎了!”

昌化路977弄是7層樓的老公房,沒電梯,上下純靠“腳力”,不少訂戶還住在頂樓,記者跟著黃師傅一頓猛爬,很快便氣喘籲籲、滿頭大汗了。就這樣“陪跑”了一個小時,記者終於有些跟不上,為了不“拖後腿”,後半程索性在樓下等著。即便如此,早上7點收工後,也有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不過黃師傅依然戰鬥力“滿格”,“待會吃完早飯,快遞站繼續走起!”

這一個早上的奔波,對記者來說,可能隻是段難得的人生體驗,可它卻是送奶員一年365天風雨無阻的日常。靠著打兩份工,黃師傅如今每月收入有一萬多元,對未來也更有期待。

心語:

從2017年開始,我在光明乳業做送奶工已經6年多了。過去的一年,依然是在起早貪黑的忙碌中度過,但辛苦之餘,我也收獲著感動和喜悅。

我的配送范圍,覆蓋了長壽路沿線的20多個小區,每天送奶量約230份。為確保訂戶能在清晨第一時間喝上鮮奶,我的一天從凌晨2點半就開始了:起床洗漱完畢,3點前先趕到奶站,從倉庫中取貨、清點裝車,3點半準時出發,挨傢挨戶上門配送,並趕在早上7點前全部送達。

我“跑腿”的區域裡,約70%是老小區,很多都沒安裝電梯,因此爬樓成了“基本功”。說實話,剛開始真把我累得夠嗆,有時連著七八棟樓跑下來,整個人都蔫了,雙腿像灌了鉛,一步也邁不開。後來鍛煉久了,我的“腳力”也突飛猛進,如今每天25000步打底,也習以為常了。更大的挑戰是天氣:夏天熱浪滾滾,一棟樓爬完就渾身濕透;冬天寒風刺骨,臉上、手上又凍得通紅;碰上臺風、暴雨季,更要涉水而行,還得時刻護住奶瓶,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雖然工作很辛苦,但我總覺得自己幹的也是份很有意義的事業。記得有不少老人傢都對我說,他們訂了20多年的牛奶,一天喝不上“心裡就空落落”的。而我每天的“使命必達”,承載著許多人的牽掛和信任。

更讓我感動的是,這幾年我和不少訂戶還成了相熟的好友,逢年過節,他們對我關懷備至:“小黃,新年快樂,過去一年辛苦你了,有空來傢裡坐坐!”“小黃,天冷了,註意添衣保暖,牛奶晚點送到也沒關系!”每當收到這些感謝和祝福,我心裡都無比溫暖,覺得再多勞累和付出,都值了!

居民真情待我,我也必須付之真心:有次我上門送奶,一位傢住4樓的阿姨正要下樓倒垃圾,但她腿腳不便,走起路來顫顫巍巍,於是我主動“接單”,讓阿姨今後將垃圾收拾好,放在門口,我早上送完奶再順手幫她帶走。這件小事我已堅持做了一年,用句現在的流行語,這可能就是我們送奶員和訂戶之間的“雙向奔赴”吧。

可能有人會問,送奶工作早上7點就結束了,那白天幹嘛?其實,很多送奶員都身兼多職,我也不例外,每天送完牛奶,就開打第二份工,幹起了快遞員。送快遞同樣需要好體力和責任心,經常風裡來雨裡去,但幸福就是奮鬥出來的,靠著自己辛勤勞動,收入水平也在穩步提高,去年還被公司評上了優秀員工,生活越來越有盼頭,我對未來充滿信心。

如果說還有什麼遺憾的話,那就是這些年我獨自從重慶來上海打拼,對傢人虧欠太多,好在妻子很支持我,幫忙分擔了傢裡的重任,女兒也十分爭氣,前年考上了蘇州的大學,成績在班上名列前茅,母親也身體健康,這讓我倍感欣慰。

馬上就要過年了,和以往一樣,為保障市民的“奶瓶子”不斷供,今年春節我還是會留守上海。雖然無法和傢人團聚,但想到能讓更多人在節日裡喝到新鮮有營養的牛奶,再開開心心地出門拜年遊玩,我也知足同樂了!

心願:

新的一年,希望自己工作順利,收入能再上個臺階;女兒學業有成,將來找個好工作;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全傢人健康平安,我也會盡量抽時間多陪陪她們。

新民晚報記者 房浩 采訪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