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榮耀抖音開播,“頭騰大戰”加速破冰

2024年2月5日 9点热度 0人点赞

|陳橋輝

封面來源| 圖蟲創意

誰曾想到,一度被禁播5年的《王者榮耀》抖音直播,如今迎來解禁。1月21日起,玩傢可以在抖音中進行《王者榮耀》直播和觀看。這一事件,也被行業人認為是字節跳動和騰訊在遊戲方面迎來“世紀大和解”。

此前,雙方因遊戲版權直播的爭議而對簿公堂,雙方的恩怨持續了5年之久。

然而就在1月13日,《王者榮耀》官方突然宣佈,1月21日開始,《王者榮耀》抖音直播全面開放,玩傢們可在抖音觀看《王者榮耀》直播。

緊接著,騰訊遊戲旗下另一款熱遊《和平精英》電競宣佈,賽事也將在抖音正式開播。首個PEL系列賽事——PEL度假島杯將於1月25日率先開賽,PEL頭部隊伍、影響力主播同臺競技。

騰訊和字節在遊戲直播方面握手言和,這背後,不僅僅是這幾年間遊戲直播行業的大洗牌,也有遊戲行業的排位戰愈演愈烈的原因。在流量越來越難獲取的當下,騰訊和字節似乎找到了利益共同點,雙方希望通過合作提升各自平臺的流量和用戶粘性,從而實現雙贏。

曾被外界視為“頭騰大戰”(今日頭條、字節 VS 騰訊)的當事雙方,或將借此次合作,為化解多年來的恩怨破冰。

抖音《王者榮耀》直播首秀開門紅

自2019年後,抖音內再無《王者榮耀》等騰訊系遊戲的直播,一旦在抖音平臺發現直播這類遊戲,將會被封禁或警告。

一位抖音的遊戲主播告訴Tech星球,雖然《王者榮耀》禁播,但仍然無法阻擋遊戲主播冒險直播,畢竟《王者榮耀》的直播流量最大。後來為了直播《王者榮耀》,甚至采取畫面銳化、模糊化等方式處理,讓整個遊戲的畫面看起來不像《王者榮耀》,即便畫質不好,但依舊能吸引很多人駐足直播間觀看。

如今,這種“偷偷摸摸”的直播局面發生了變化。就在《王者榮耀》官宣解禁抖音直播,以及《和平精英》宣佈和平精英電競賽事將在抖音正式開播後,抖音和騰訊的遊戲直播恩怨終於和解了。

為了造勢,在1月21日解禁當日零時,抖音設置了“《王者榮耀》抖音直播全面開放”的專區,並將張大仙、夢淚等頭部遊戲主播作為頭牌放在了專區的最前面。《王者榮耀》也通過抖音官方號,宣佈主播招募計劃。

圖註:抖音內的王者榮耀直播專區,以及《王者榮耀》的主播招募計劃。

從各種數據看,《王者榮耀》在抖音的直播數據也是相當炸裂。以張大仙的直播為例,在解禁3天前,張大仙在抖音測試了他的首次王者榮耀直播。在試播並且未推流的情況下,張大仙首播《王者榮耀》開場便獲得了超過兩百萬次點贊。僅僅播出80分鐘後,累計觀看人數已經打破了他在虎牙直播四年內的歷史前三記錄。

在正式開播的當天,截止1月21日晚8點,張大仙晚上直播場點贊數達2億多次,遠超測試直播時的數據,全站直播排名第一。

圖註:張大仙直播畫面截圖。

另外一名《王者榮耀》主播夢淚,在開播後的30分鐘,本場點贊量突破5000萬,與張大仙輪流坐莊抖音全站百強榜。

不僅如此,夢淚、張大仙在抖音直播《王者榮耀》的話題,也迅速登上了抖音的熱榜,各自熱點的在看人數抖超過4000萬次。

字節騰訊握手言和背後

字節和騰訊一笑泯恩仇的背後,是遊戲直播行業的加速洗牌,以及雙方的利益訴求互補。

對於騰訊遊戲本身而言,雖然穩坐國內頭把交椅,但也面臨著來自米哈遊等後起之秀的圍攻,且2022年以來,遊戲業務收益增長明顯放緩。近幾年雖然推出了諸多手遊,但仍然無法比肩《王者榮耀》和《和平精英》,沒能成為爆款和新的增量,期間還關停了部分遊戲,騰訊遊戲需要找到新的增長點。

此外,作為遊戲重要流量窗口的直播平臺,在騰訊的重金投入之下,也沒能搭建出理想的遊戲直播生態,還面臨以抖音為代表的新興直播平臺崛起的競爭壓力。

此前,遊戲直播行業基本屬於鬥魚、虎牙的天下。特別是《王者榮耀》、《和平精英》等移動遊戲風靡,遊戲直播平臺順勢崛起,隨即在2016年直播大戰爆發。此後一段時間內,誕生了不少知名主播和傳奇軼事,騰訊也相繼入股鬥魚、虎牙,將自己的遊戲業務與直播平臺深度捆定,打造遊戲直播生態。

作為遊戲直播界“雙子星”的鬥魚和虎牙,更是於2020年在騰訊撮合下合並,但在2021年被市場監管總局叫停。此後,遊戲直播垂直賽道歸於平靜,主播出走,平臺降本增效成為了主旋律。

雖然,騰訊曾寄希望於自傢的遊戲直播平臺“企鵝電競”,然而效果並不理想,最終於去年關停。

這幾年間,虎牙、鬥魚也不斷震蕩,組織架構調整,以及高管流失,陷入當傢“一哥”、“一姐”以及核心主播們紛紛轉投短視頻直播平臺的窘境,比如DNF知名主播旭旭寶寶、《王者榮耀》知名主播張大仙、《英雄聯盟》主播陳澤等,都紛紛轉投抖音直播。

不僅如此,鬥魚、虎牙還面臨短視頻平臺算法個性化推薦的挑戰,沒落在所難免。短視頻平臺在算法與個性化推薦方面具有優勢,能夠更精準地將用戶感興趣的內容呈現給他們。這使得用戶更容易在短視頻平臺上,找到符合其口味的遊戲直播,而不再依賴於特定的垂直平臺。

遊戲行業人士認為,騰訊系遊戲直播平臺虎牙、鬥魚現在的狀態,已經不能支撐騰訊遊戲的宣發,繼續用版權壁壘來維持,和騰訊遊戲的發展戰略已經不匹配。

而另一方面,字節遊戲產業也在去年進行了大規模收縮。如此以來,雙方正好互補,合作大於競爭。

“即便騰訊采取搭建遊戲版權壁壘,令抖音無法直播騰訊系的熱門遊戲,也無法阻擋抖音在遊戲直播領域的擴張,我之前認識的虎牙、鬥魚主播,大部分都到抖音直播了”,一位直播行業人士透露。

騰訊遊戲也嘗試在抖音建新的流量入口,比如,將旗下的《地下城與勇士》、QQ遊戲大廳等遊戲在抖音內買流量投廣告,但這些舉措仍然比不過直播帶來的流量大。

一位騰訊遊戲運營人員告訴Tech星球,“雖然騰訊開放遊戲直播權限,可以幫助抖音在遊戲直播領域增強競爭優勢,吸引更多的用戶和主播加入抖音平臺,進一步擴大其市場份額。但對於《王者榮耀》而言,可以滿足用戶對於多樣化內容的需求,提升用戶體驗,增加用戶粘性,也將為《王者榮耀》的玩傢提供更多的互動機會,這是一種雙贏的局面。”

“頭騰大戰”恩怨加速破冰

字節和騰訊之間的恩怨是多方面的。自2018年以來,雙方從APP紛爭,到短視頻交鋒,再到鏈接分享糾紛,以及遊戲直播風波,雙方的矛盾沖突被外界稱為“頭(今日頭條、字節)騰(騰訊)大戰”。

其中,遊戲直播的矛盾最為突出,雙方曾因遊戲版權直播的問題,多次對簿公堂。

據媒體統計,自2016年起,騰訊多次起訴字節跳動,稱其旗下平臺直播騰訊系遊戲的行為侵犯了著作權。

2019年1月,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裁定,西瓜視頻及其關聯方今日頭條、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應立即停止直播《王者榮耀》遊戲內容,成為國內遊戲直播行業首個“行為保全禁令”。

2021年,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一審判決抖音火山版停止直播相關遊戲,並賠償原告騰訊800萬元。法院審理認為,《王者榮耀》運行中的連續畫面著作權由遊戲開發商享有,且遊戲直播不構成對著作權的“合理使用”,要求火山小視頻停止《王者榮耀》遊戲直播。

但是,在如今互聯網的大環境下,抱團合作成為共識。不僅僅是遊戲直播,字節和騰訊已經在多個領域開始合作,去年4月,抖音官宣與騰訊視頻達成合作,雙方後續將圍繞短視頻二次創作、長短視頻聯動推廣方面展開探索。

從騰訊與字節的合作可以看出,雙方也都是在彌補各自的不足。抱團合作有助於雙方共同對抗其他競爭對手,提升市場份額和競爭優勢。

即便字節和騰訊在一些領域依然還存在競爭關系,比如短視頻和社交媒體,但在利益訴求面前,兩大互聯網巨頭選擇握手言和。遊戲直播領域的和解,或將加速“頭騰大戰”恩怨破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