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四川惡霸劉文彩墳墓被村民砸開,守墓人4天後就去世

2024年3月5日 9点热度 0人点赞

劉文彩,中國近代史上臭名昭著的「四大地主」之一。

生前,劉文彩魚肉百姓、作惡多端,用收斂而來的民脂民膏,建成規模宏大、金碧輝煌的「劉文彩莊園」。

即便在身死之後,劉文彩仍想着逍遙富貴,給自己提前尋得一處「獨虎掛印」的風水寶地。

然而,在川西地區犯下滔天大罪的惡霸劉文彩,死後立刻遭到無數民眾的唾罵和斗爭。

1958年,其墳墓被砸開、屍體被拋出,就連守墓人也僅僅活了4天便追隨劉文彩而去...

臭名昭著的劉文彩

劉文彩,中國近現代臭名昭著的大地主、大惡霸、大毒梟。

出身四川大邑縣安仁鎮的他,年少時期就是當地出了名的地痞流氓。

他依仗胞弟、國民黨24軍軍長劉文輝的權勢,從一個土財主逐漸成為掌管宜賓江安等幾十個縣的川南稅捐總辦。

任職期間,劉文彩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擅自強征上百種雜稅,並以川南水陸禁煙稽查處處長的身份,公然販賣鴉片、製造咖啡,成為四川雲南一帶的毒品大王。

1931年,劉文彩在與堂侄的地盤爭斗中落敗,帶着800多萬銀元、一批私人武裝回到川西老家安仁鎮,自此在為非作歹、禍亂一方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回到安仁後,劉文彩一面強行兼並當地農民的土地,一面使用橫征暴斂來的財富修建豪華莊園。

至新中國解放、四川解放時期,劉文彩已經坐擁多達1.2萬畝土地,修建了幾十座豪華莊園,除此之外的錢莊、賭場、戲樓等娛樂場所更是數不勝數。

當時安仁鎮上一共有7條街道,其中4條半的生意都被劉文彩一人掌控。

與此同時,劉文彩還聯合4個袍哥到處收攏川西、川南的土匪、惡霸、地痞,組成一個自稱擁有「十分弟兄、上萬支槍」的「協進社」,劉文彩自任總社長。

在劉文彩的勢力范圍內,地方行政首腦都要屈居其之下,所有政策法令不經劉文彩首肯,根本無法在此推行。

劉文彩殘酷壓迫和剝削勞動人民的罪行,可謂是罄竹難書、罪無可恕。

他荼毒百姓,坐實大地主、大惡霸之稱的集中體現,莫過於那座規模宏大、富麗堂皇的劉文彩莊園。

這座莊園占地38畝,擁有160多個房間。

跨進雕刻繁瑣的巍峨正門,抬頭可見東西對稱的中式、西式客廳,裡面隨處可見價值連城的奇珍異寶。

穿過會客廳,沿一條小道向西,便進入所謂的「風姿綽約小姐樓」,再向北便是劉文彩享受淫樂的「逍遙宮」、吸食鴉片的「冬宮」「夏宮」。

再往深處,是龐大的糧倉、鴉片倉、金庫...

劉文彩莊園之宏偉、富貴,相較於封建社會一些皇親國戚的府邸也不遑多讓。

而這富麗堂皇景象的背後,卻是無數無辜百姓血汗的凝結。

據後世記載,劉文彩為禍安仁期間,曾犯下殺人、搶劫、強征稅賦等100多種罪行。

好在隨着解放運動在全國范圍內的推廣,作惡多端的劉文彩也在1949年迎來末日。

劉文彩的末日

1949年,大邑縣地區上萬農民匯聚一處,打響了矛頭直指劉文彩的減租運動。

這年秋收時分,又到了地主們搜刮民脂民膏的季節。

當劉文彩的侄子劉元珽押着20多輛車來到大邑縣靜林寺時,與減租運動的民眾撞了個滿懷。

民眾們質問道:「政府宣布實行二五減租,劉家為什麼不執行!」

劉元珽身邊的管家楊信孚輕蔑的看了眾人一眼:「減什麼?有人看見過公告嗎?上頭也沒打過招呼!」

民眾們紛紛與楊信孚理論起來,雙方言辭激烈,大有一言不合便開打的架勢。

突然間,民眾中間傳來一聲槍響,是外圍的一名農民放了一槍。

楊信孚一聽槍響也發起狠來,讓身旁的家丁紛紛掏出槍:「你們的爛炮火算個球!」

這時,一位農民提起鋤頭一面向家丁們逼近一面罵道:「雜種!有膽子就開槍!」

周圍的群眾也紛紛起勢吶喊:「不減租就砸了風谷機!」

楊信孚見對方人多勢眾,只能暫且答應減租。

但收租隊回去之後,劉文彩的侄子劉世榮立刻帶着十多名全副武裝的家丁卷土重來。

一行人一面警戒,一面動用武力強行向民眾收租。

農民們一面應付拖延,一面悄悄向地方武工隊通報了情況。

當武工隊隊員趕到時,劉世榮身旁的警衛竟直接開槍射擊。

聽到槍聲,越來越多的農民武裝趕到現場。

劉世榮等人被團團圍住,家丁們也全部被繳械。

被嚇得魂不附體的劉世榮,只能跪地求饒,並答應給農民減租。

不過,劉文彩仍舊沒有放棄對民眾的盤剝。

以劉文彩為首的劉家地主們,見小股武裝已經無法彈壓當地百姓,便派出幾百名看家護衛開赴大邑縣各地,實行武裝收租。

可他們剛剛走出劉文彩莊園不遠,就被多出自身數量幾倍的農民武裝團團圍住。

看家部隊見勢頭不妙,只好請求談判。

地下武裝代表們嚴厲斥責道:「你們反對二五減租,這是反動行為!」

勢弱的看家部隊只能連聲賠禮道歉:「誤會!誤會!」

在農民隊伍的巨大優勢面前,劉文彩和一眾地主們不得不頭一次吃了癟。

當消息傳到正在成都治病的劉文彩耳中時,本就病入膏肓的他氣的口吐鮮血,連聲叫嚷着要趕回安仁鎮。

此時的劉文彩,毫無疑問迎來了自己的末日。

客死異鄉,被民眾砸墳泄憤

劉文彩一生固然享受到了無數榮華富貴,但善惡終有報,劉文彩也在62歲那年為自己的惡行買了單。

1948年初,劉文彩突然染上肺結核

他不信西醫,一直在家讓中醫調理身體。

1949年上半年,病入膏肓的劉文彩不得不前往成都看病。

這年10月,油盡燈枯的劉文彩已經只剩下最後一口氣。

在他臨死前的幾個早晨,每天都有一大群烏鴉飛到院子外面的樹上,仿佛是在給劉文彩送葬。

或許是自知命不久矣,又或許是惱怒於安仁鎮的減租運動,已經瘦的皮包骨頭的劉文彩說什麼也要回安仁。

家人將他抱到吉普車上,汽車載着他緩緩向安仁駛去。

可剛離開成都20里地,劉文彩眼看就要咽氣。

家人唯恐他死在路上,便重新將他帶回了成都。

回到住所,家人還沒來得及給劉文彩准備棺材和新衣服,他便靜悄悄的斷了氣。

劉文彩死後,請和尚過來念了足足一個月的經。

期間所有人都不敢聲張,也沒辦任何喪事。

但他罄竹難書般的罪孽,又怎能因一月的經文而消解?

不久後,劉文彩的遺體被運往安仁鎮下葬。

早在預感自己大限將至之際,劉文彩就給自己選好了墓地,那是一塊有着「獨虎掛印」之稱的風水寶地。

據悉,劉文彩為實現所謂的「永生不朽」,期望在死後、來世繼續享受榮華富貴,斥巨資尋找並修建了這樣一處「豪華陰宅」。

能夠稱作「獨虎掛印」的風水位置,被認為具有特殊的靈氣,不僅能帶給逝者富貴,還能遺澤後世。

但劉文彩沒料到的是,對當地百姓犯下無數滔天罪過之後,民眾們又怎會容忍這樣一座「獨虎掛印」墓地的存在?

據悉,安仁鎮、乃至大邑縣的百姓在獲悉劉文彩身死後,紛紛張燈結彩慶賀這位惡霸的離去,頗有一種普天同慶的氛圍。

與此同時,劉文彩莊園中的巨量糧食、財富也遭到民眾們的哄搶。

樹倒猢猻散的劉家後人,紛紛四散而逃,唯恐被民眾們的滿腔怒火波及。

而找不到發泄對象的民眾們,只能將氣撒到劉文彩的墓上。

1958年,劉文彩的陵墓被安仁鎮村民發現。

劉文彩悉心修建的「獨虎掛印」,終究沒能逃過一劫。

這座埋葬着大地主、大惡霸的陵墓一經現身,立刻招來所有人的打砸破壞。

民眾們使用鋤頭、鐵鍬等工具,很快將劉文彩的棺材挖出。

曾經為禍一方的大地主,即便在死後也無法得到安生。

值得一提的是,劉文彩去世前還專門安排了幾名守墓人。

1949-1958年間,守墓人相繼去世,僅存的一名守墓老人名為劉青山。

而在劉文彩的墓被砸開之後,劉青山也僅僅存活了四天,隨後便悄然離世。

結語

劉文彩,中國近現代史最臭名昭著的地主、惡霸之一。

不同於南霸天周扒皮等人的虛構成分,劉文彩其人、其惡行俱皆為真。

從年少發家起,劉文彩便走上了一條與人民作對、與罪惡為伍的不歸路。

藉助兄弟的權勢,利慾薰心的劉文彩魚肉百姓、禍亂一方,給川西、川南一帶的百姓帶去無數苦難。

好在天道有輪回,作惡多端的劉文彩終究沒能逃過一劫。

被病痛折磨到客死異鄉、死後暴屍荒野,這或許就是對他最好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