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冷掉的生意,在2024火起來了

2024年2月5日 7点热度 0人点赞

比起時髦的潮流店和高級商場,洪愛珠滿心掛著的,是曾和外婆、媽媽常去逛的小店。

店都在傢附近,稀松平常,但不管是記憶還是味蕾在作祟,所有日常之物,她已經習慣了第一時間去這些小店采買。

去年,洪愛珠寫了本書叫《老派少女的購物路線》,書裡她毫不掩飾對小店和老鋪的偏愛:去龍風堂訂餅,總會聽到店裡在放鄧麗君的《甜蜜蜜》;在眾多面鋪中,隻信任“僅從早上營業到下午三四點,不售晚餐的那一種”;買肉則要到中華街上的“蔡傢肉鋪”切上“一兩半、皮肉均美”的厚片豬腩……

在她看來,這是個“人在其中常站不穩”的時代,而這些永遠熱氣騰騰的小店是一片沃土,可以讓我們向下紮根。

過去一年,小店生意其實不止在洪愛珠的書裡,它們也在越來越多人的視野中重新浮現。不知從何時起,我發現街角的那些小店總是坐滿了人。店傢忙不過來的時候,他們便自己三三兩兩一堆,熟絡地在門口找個座位,松快地聊起來。

經歷過生活的細沙碎石,原來人的目光反倒越會被傢門口的這些小店吸引,越在意那句被嚼爛了的“煙火氣和人情味”,以及,想方設法地把它們留住。

小店有了新生命

對於慣常去的小店,洪愛珠隻怕一件事,隻要“看到門口突然貼了告示,心裡就要嚇一跳”。在她長大的這一路,許多有人情味的老鋪或隨著店主的故去,或隨著時代浪潮的更迭,已慢慢消失。

而這樣的感受,幾乎彌漫在每個現代人的生活裡。南京遊府西街的晉陽刀削面開了27年,橫跨整整一代人的青春,卻在2020年突然宣告結束營業;以前上海街角隨處可見的南貨店,曾用各式醃貨、幹果、海味填滿大傢的生活,早已不見蹤影……

小店,其實和人一樣,也免不了生老病死。

1992年,中共十四大提出“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同一時期,各類小店食肆像雨後春筍一樣在街頭巷尾冒出來。

那些年網絡和科技還沒現在這麼發達,產業也遠沒現在豐富,人們日常活動的范圍多以腳步、自行車就能丈量得過來。

所以小店雖然隻覆蓋方圓幾公裡,但不管是日常的吃食,還是市面上最新的潮流,兒時傢門口的小店都是最重要的中轉站,向每傢每戶源源不斷地輸送肉蛋蔬菜、彩電、冰箱、皮衣時裝……不出意外,還會附贈一手的資訊八卦。

然而,小店欣欣向榮之際,時代向前奔騰的勁頭也未停下一刻。先是大型超市、商場,緊接著網絡購物逐漸興起,再之後,越來越多的小店開始強撐,一度直接告示一張,宣佈結束營業,以緊閉的大門而告終。

網友“那不赫塞的小土豆”留下過這樣的評論,“對於我來說,很多店鋪的意義遠超店鋪本身,最初被商品吸引,最後因為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情愛上這傢店,每次看到常去的店鋪關門,心裡真的會落寞”。

幸運的是,2020年開始,智能化、雲科技大爆發,以華為雲為代表的技術廠商迅速在國內崛起,並深入各行各業夯實技術基礎。正是在這一波技術革命浪潮中,小店似乎改頭換面,以不同形式迎來新生,生鮮電商便是其中一種。

獨居廣州的章宇在連續加班幾天後的一個周末,本想像往常一樣隨便點個外賣填飽肚子,絞盡腦汁還是不知道點什麼的時候,一束燦爛的午後陽光灑進來,隨後她打開了叮咚買菜,學著長輩一樣,給自己買了喜歡的蘆筍和水果,還有一條羅非魚,準備晚上親手做一頓。

30分鐘不到,貨便送到了門上。很快,久不見動靜的廚房飄著熱乎乎的鍋氣,章宇望出了神。恍惚間,心頭有種熟悉的暖意,感覺兒時傢門口的小店似乎又回來了。

雖然不再是傳統的模樣,但小店終於在技術時代長出了新生命,依舊守候和陪伴著我們的生活。

它們在雲技術的加持下,搬到了每個人的屏幕裡,和我們離得更近了。有任何需要,隨時隨地,小店都能以更快、更便利的方式出現。

被托舉起的生活

對傢門口的小店有一份特別的執念,除了童年回憶之外,其實還有更重要的原因,即那些被小店串起來的人。

對很多人來說,大生意或是理想,或是改變世界,但小店的生意,往往就是樸實無華的生計,是店傢自己的,也是周邊街坊的。當小店借著技術的力,紛紛搬進屏幕時,這裡的生計還有一份是騎手的。

42歲的王長軍5年前創業失敗,最迷茫、傢裡最急著用錢的時候,他從老傢隻身來了北京做起騎手。

外人看來,一臺手機、一部電動車就能幹的工作,實際做起來並沒那麼簡單。北京很大,樓又密又高,剛入行的時候,王長軍每天都在趕路,但趕的都是冤枉路。公裡數被刷新了一遍又一遍,但進賬的工資卻不見漲。

後來,他轉到了叮咚買菜當配送員。而那段時間,為了讓系統更高效地運行,叮咚買菜聯合華為雲完成了大數據平臺的架構升級與改造。

王長軍聽不懂這些專業詞匯,但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工作變得越來越簡單。簡單,其實是源於系統的智能化。

每次接單,系統會幫騎手規劃出多條路線,如有連續送單情況,則會及時告知最優路線。騎手去叮咚買菜前置倉取貨時,隻要按任務信息到指定櫃號,便能以最短時間取到貨。

在雲技術的支撐下,智能系統會最大化地幫騎手節約時間,但在不該快的環節,它也會為他們留下最大的慢下來的空間。比如,碰到大風雨雪天氣,系統會人性化地延長配送時間,這樣配送員可以稍微慢點開。進了沒信號的電梯,還可以落網簽收,不算騎手超時。

2023年12月北京下了初雪,王長軍安全且準時地把菜送到了,顧客很誠懇地關照了一句“辛苦了”。那天下樓,路上白茫茫地一片,他覺得“北京這城市下了雪真好看,這裡的人也挺有人情味”。

如今,在單量高峰期時,王長軍一天能送到100餘單。這樣,雖然送貨量增加了,但收入也實實在在漲了不少。

當小店搬到屏幕,我們日常缺點什麼的時候,已經習慣了指尖點一點。這時,全國將近300萬名外賣騎手就會像王長軍一樣動起來,既負責快快地把貨品送到,也把那份煙火氣和人情味從小店擺渡到千傢萬戶。看著萬傢燈火時,他們自己的生活也是滿的、富足的。

回過頭來看,這樣的人生百態、各種營生其實都交匯於不起眼的小店。技術讓差點沒落的小店新生,而有了新生命的小店也不負眾望,托舉起了每個人的生活。

像走進小店一樣,走向每一處

前不久,剛通過AED急救設備培訓的地鐵安檢員劉瓊就用上了這個技能,成功救了一位中年乘客。她學習心肺復蘇急救知識的就是通過AED培訓測評系統,這是久心醫療聯合華為雲開發的,可以依托AI輔助AED培訓。

相關數據顯示,心源性猝死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且90%心臟猝死事件發生在院外,AED是唯一急救措施,每個人都最好會使用,但在國內,急救知識普及率僅為1%。

AED培訓測評系統有效緩解了這個問題,預計未來幾年,它能為數百萬人提供急救培訓服務。

技術化解難題的事件,同樣發生在廣州白雲區。白雲區聯手華為雲上線12345熱線智慧辦理系統,“一呼即應”、工單流轉“自動秒派”、問題處理“接訴即辦”,不再是模糊的未來願景,而是真實地發生在每個人的生活和工作中。

政務工作人員終於從繁重且單一的工作中解脫出來,以更高效的方式去處理問題,而市民的每一個呼聲,也都能被政務系統聽見。一個城市最宜人的溫度,莫過於此。

去年10月,80多名少年帶著他們的AI發明成果來到了華為上海代表處,他們當中有不少還是小學生。

這是第二屆華為雲杯“少年開發者”人工智能大賽的現場,華為雲把技術資源和學習平臺開放給了青少年學生,希望他們從小就有意識地創新,能把科技轉化成助益社會的成果。

專為盲人打造的“可觸摸盲人閱讀器”,能自動識別火焰、智能滅火的“AI滅火機器車”、基於OpenMv設計的人流密度檢測防踩踏系統……不約而同地,學生們從華為雲的技術平臺出發,最終的開發成果都指向了生活的難題,甚至對社會公共問題給出了自己的回應。

我們可以清晰地感知到,不止傢門口的小店,技術的力量走入了社會的各個環節。

作為最先躬身入局,潛心鉆研技術的一員,當下的華為雲正在試圖用最簡單、最實用的方式把技術交到普羅大眾手上。或者說,它正在讓技術成為最普通但日常生活必不可缺的工具,幫助普通人創造更好的生活。

無論背景,無論領域,哪怕是還未獨立的青少年,技術都能為其所用,這是技術發展到一定階段的使命。

好的技術一定不在象牙塔裡比武炫技,而是在最恰當的時機謙卑地融入社會,在尋常百姓的生活裡輕輕落地,去化解那些生活的重,留住生活的甜。

為每一個具體而微的人創造幸福與美好生活,把高級的技術發明真正轉化成人人可及的生產力,這也是技術的生命力所在,換句話說,技術要與社會的心臟一同跳動。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平臺立場

作者 | 滕三水

編輯 | 薑蘇仁

統籌 | 孫 梅

排版 | 靜 山